靈魂擺渡:開局滅了蚩尤!
第4章 楊妃夜妝圖(舊版)

靈異之王

同人 |  影視 設置
瀑布瀑布

此刻,趙吏手里正舉著一把槍,對著那個頭頂被槍子兒貫穿的警察小龍的鬼魂。

小龍在看見陳巖的一瞬間,也有些慌了。

畢竟身為鬼魂,面對著泰山府君之子,那種與生俱來的威壓,就足夠他恐懼的了。

陳巖掏了掏耳朵,咂舌道:“行了,他那事,幫幫忙吧,咱們一起,正好也讓蚩尤,醒一醒。”

“大人,這事怎么驚動蚩尤啊。”趙吏無奈的看著陳巖問道。

陳巖淡淡一笑,說道:“讓他和小龍一起去就行了,我們等著。”

“啊?”夏冬青楞住了,看著陳巖問道:“我和他去?”

陳巖轉過頭,沖夏冬青一笑說道:“對啊,你不是愛幫忙,愛管閑事嘛,你去吧,我和趙吏,會在關鍵時候出來找你的。”

......

陳巖則和趙吏在便利店里開了幾瓶酒,喝了起來。

而就在此時,王小亞也來到了店里。

“喲,來了。”陳巖笑了笑,看向王小亞問道:“冬青都跟你說了?”

王小亞快速點了點頭,說道:“你這樣做會不會太冒險了,他跟小龍去取證據,小龍藏證據的地方,肯定被那群犯罪集團的人盯著呢,夏冬青一出現,就會被抓住的。”

“對啊,不這樣,怎么逼蚩尤蘇醒啊。”陳巖無奈的一笑,說道:“放心,就把蚩尤激出來就行,到時候我們會出來的。”

“那你們倆還坐這喝酒?”王小亞瞪了一眼趙吏,說道:“還不去看著點冬青,萬一真被那群人給宰了怎么辦?”

趙吏也瞪了一眼王小亞,問道:“你干嘛只瞪我啊,你怎么不瞪他啊?”

王小亞白了一眼趙吏,看向陳巖說道:“他可是泰山神的公子,我就是西王母身邊的一只鳥,我可沒那個膽子。”

趙吏冷哼一聲,看著王小亞說道:“你們天人,也有怕的東西啊?”

說罷,趙吏邪邪的一笑,抓起車鑰匙說道:“行了,我去接冬青去,你們倆嘮吧,走了!”

趙吏說完便離開了這里,而陳巖則懶懶的舉起一瓶酒,看向王小亞問道:“天人能喝酒么?”

王小亞看向桌子上擺著的幾瓶酒,冷冷一笑,說道:“我怕泰山府君的家教太嚴,不讓你喝,來!”

說罷,王小亞直接舉起一瓶酒,仰脖就灌了進去。

陳巖驚訝的看著王小亞“好爽”的樣子,稱贊道:“可以啊,女俠海量啊!來!”

陳巖也舉起了酒瓶,狠狠的灌了下去。

酒過三巡,兩個人也聊開了。

“我昨天回去,翻閱了很多的典籍,關于泰山府的記載,少之又少,話說你們這群古神,不是早就不問世事了嗎,干嘛來摻和人間的事?”王小亞看著陳巖問道。

陳巖無謂的一笑,看著王小亞說道:“我說我也不知道,你信么?”

王小亞則白了陳巖一眼,說道:“不想說拉倒。”

而就在此時,一個失魂落魄的男子闖了進來。

男子留著寸頭,渾身邋里邋遢,手里還抱著一副古畫,一進來就朝著零食貨架上面撲了過去。

王小亞驚訝的看著面前的男子,小聲的問陳巖道:“這人怎么了?”

陳巖驚訝于王小亞的反應,不過也瞬間明白了怎么回事。

這男子是胡明。

畫中仙那一集的。

看來,這劇情似乎不是按照原著時間來的啊。

胡明是王小亞的同學,不過此時的王小亞,是九天玄女婭,她并沒有刻意的去留意王小亞此世的記憶,所以不認識他,也是正常的。

不過陳巖卻來了興趣。

這可是好事啊!

胡明手里拿著的,可是大名鼎鼎的《楊妃夜妝圖》,那副能奪男人心魄的畫。

這畫能吸引男子進入畫中,與其歡好,從而吸食男人精氣。

把這畫搶過來,讓冬青進去,到了一定程度的時候,蚩尤肯定會蘇醒。

陳巖立刻上前,站到了胡明的面前,輕輕的打了一個響指。

胡明立即暈暈乎乎的便倒下了。

王小亞驚訝的看著陳巖,問道:“你干嘛?”

陳巖沒理會王小亞,蹲下身撿起了那副畫,端詳了兩秒鐘。

一瞬間,陳巖的耳畔傳來陣陣靡靡之音,那聲音充滿了魅力,幾乎沒有任何男人能夠阻擋。

陳巖要不是身負泰山神的萬年修為,此刻怕是也已經被畫所吸引了。

“什么味兒啊...”王小亞皺著鼻子扇了扇,看著畫問道。

陳巖淡淡的一笑,收起了畫,轉過頭看向王小亞說道:“女人味兒,你不懂,這種味道,對于男人來說,勾魂攝魄!”

陳巖將胡明抱出店外,給他拿袋子裝了點吃的,就扔到了路邊。

可憐的男人。

而此時,系統的提示音響起。

“恭喜宿主完成任務,小龍心愿已了,已隨趙吏入了輪回,控藥能力已發放。”

陳巖驚訝的看著自己的雙手,果然控藥能力已經擁有了。

王小亞此刻正在把玩著那副畫。

而當陳巖看向王小亞手里的畫的時候,驚訝的發現,手上的畫中,竟然有點點綠光。

這《楊妃夜妝圖》,居然也有藥的痕跡。

而且,是藥尸。

看來,島國的陰陽道,還真是盡得華夏真傳哪。

王小亞打量著畫,突然陳巖的電話響起,來自趙吏。

“喂?”陳巖接了起來,問道:“怎么了?”

趙吏低聲開口:“冥界大亂了,冥王出逃了。”

“臥槽。”陳巖瞬間瞪大了雙眼。

全特么亂套了。

冥王出場,應該不是這個時候啊...

“估計是沖著你來的。”趙吏低聲說道:“她不知道從哪得知了泰山府的人插手了蚩尤轉生的事,估計現在,是來找你拼命了。”

“她怎么知道我要殺蚩尤的?”陳巖狐疑的問道:“你告訴她的?”

“我特么還沒到冥界呢,就得到了她出逃的消息。”趙吏沒好氣的說道:“你以為我想那老王八蛋來啊,她一來不定出什么亂子呢!”

陳巖淡淡一笑,說道:“行吧,我知道了,先掛了。”

電話剛剛掛斷,突然一陣陰風陣陣。

“泰山府君的公子啊...”冥王茶茶的聲音在門外傳來。

本書來自:www.izumiya-suwa.com。

自動訂閱最新章節
APP聽書(免費)
精品有聲·人氣聲優·離線暢聽
活動注冊飛盧會員贈200點券![立即注冊]
上一頁 下一頁 目錄
書架 加入書架 設置
章節加載中
亚鲁鲁水蜜桃私人影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