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擺渡:開局滅了蚩尤!
第2章 能不能把蚩尤轟成渣?(舊版)

靈異之王

同人 |  影視 設置
瀑布瀑布

陳巖頓時一怔,雙目瞪大。

趙吏坐在陳巖的身邊,詫異的看著陳巖。

“大人,您...”

陳巖沒有理會趙吏,有些頭疼。

蚩尤...

這玩意,咋滅啊。

天人和冥界做了那么多,最多也就是讓他藏在夏冬青的身體里面沉睡。

這相當于是一種另類的封印。

要滅了蚩尤,那似乎就只能是,連夏冬青一起...

陳巖感受著身體內強大的力量,淡淡的一笑,緩緩的轉過頭,看向趙吏。

“夏冬青的眼睛,我要了。”陳巖淡淡說道。

趙吏的眉頭跳了跳,微微捏了捏拳頭。

陳巖注意到了趙吏的手。

“想跟我動手?”陳巖微微一笑,抬起一只手掌,運轉萬年修為,恐怖的威壓瞬間將趙吏壓的喘不過氣來。

而此時,擁有了泰山神萬年修為的陳巖,也注意到了不遠處的天空中,有一雙眼睛,正在注視著自己。

陳巖看著趙吏冷冷一笑,轉身下了車。

“天上那個,那個鳥...下來吧。”陳巖無所謂的笑了笑,看著天空中的某朵烏云說道:“當年你就藏在烏云里,把屋里那個人的一家,都劈死了...”

陳巖指著便利店里一臉茫然的夏冬青說道:“他是個凡人,可以任你擺布,我可不一樣。”

趙吏也跟著下了車,無奈的看著天空搖了搖頭。

“下來吧,婭,他是泰山神的公子,你我,都不是他的對手。”趙吏有些無力的說道。

隨著趙吏的話音落地,天空中的烏云漸漸散去,一道青光自天際劃落,像是一道流星。

青光落到了陳巖的面前,化作了一個女子,這女子跟王小亞長的一模一樣,只不過是長發。

她,就是九天玄女,婭。

“泰山神,泰山府君?”婭滿眼狐疑的打量著面前的陳巖。

“說的跟真的似的,我怎么知道你是真是假?”婭瞪著陳巖說道。

陳巖冷冷一笑,說道:“我也無須向你證明自己的身份,我想要的,是里面那個人。”

說罷,陳巖抬起手臂,朝著便利店里的夏冬青淡淡一指。

“不行!沒商量!”婭立刻回絕。

陳巖卻淡淡一笑,看著婭說道:“你又裝什么慈悲,你,還有這個鬼差,跟在夏冬青的身邊,不就是為了瞞著茶茶,殺掉他么。”

“我們要殺的不是他!是...”婭立刻反駁,卻沒說完。

“是蚩尤,別藏著掖著的了,我什么都知道。”陳巖笑著說道:“我連你殺了夏冬青的父母都知道,我還知道你派一個分身王小亞跟在夏冬青的身邊,是因為,你信不過冥界,對吧?”

開玩笑,陳巖在穿越之前,三季《靈魂擺渡》可是看了不下十遍的,甚至大電影都看了不知道多少遍了。

這個世界里,就沒有陳巖不知道的東西!

蚩尤剛剛降生到這個世界的時候,婭就穿著羽衣,躲在云層里降下天雷,想要殺死剛剛轉生的蚩尤,結果沒能殺死,冥界之所以派出趙吏來把蚩尤送進夏冬青的身體里,就是為了保護蚩尤。

這一點,在蚩尤復生那集里,蚩尤親口說過,趙吏,或者說是冥界,是保護蚩尤的。

畢竟蚩尤,是冥王茶茶的哥哥。

婭聽完陳巖的話,盯著陳巖許久,半天都沒說話。

陳巖冷冷一笑,看著婭說道:“別糾結了,你們天人,不也是想整死蚩尤么。”

“我們只是希望蚩尤永遠沉睡,如果有一天他醒了,我們才會殺了他。”婭深吸了一口氣,轉身看向趙吏:“冥界雖然是保護蚩尤,但是,一旦蚩尤復生,即便是冥王茶茶,也不會阻止我們天人動手。”

“畢竟茶茶是你們天人的手下敗將,對吧?”陳巖不屑的笑了一聲。

婭不置可否。

“你還真可憐。”陳巖看著趙吏,冷冷說道:“為了一把琴,成了擺渡人,結果卻淪為天人和冥界的棋子。”

“你說什么?”趙吏猛然瞪大雙眼,死死的盯著陳巖。

陳巖淡淡一笑,說道:“沒什么,你早晚會知道。”

“行了,我也沒必要跟你們扯皮,你們又攔不住我。”陳巖說道:“我去取蚩尤性命。”

“我說了不行!”婭立刻沖到了陳巖的面前,擺開架勢說道:“即便你是泰山神親臨,我也不允許你對我們天人的計劃作出任何破壞,神死了,才歸你們泰山管,我現在,還沒死呢!”

陳巖玩味的一笑,看著婭淡淡說道:“你這意思是,我得先殺了你?”

趙吏也快速沖了過來,擋在陳巖的面前問道:“大人,我能問一下,你打算如何殺死蚩尤嗎?”

陳巖微微一笑,舉起右拳,匯聚了泰山神萬年的修為,淡淡一笑說道:“你覺得我這一拳,能不能把蚩尤轟成渣?”

婭的眼中,閃過了一絲光彩。

陳巖這拳中凝聚的力量,是她一生都無法企及的高度。

作為一個以力量著稱的戰神,她自然艷羨。

而那一絲光彩中,更是蘊含著對蚩尤死亡的渴望。

這么強大的力量,是足夠滅掉蚩尤的!

婭作為天人,自然是希望蚩尤死掉的。

而夏冬青的一條命,在她的眼中,微不足道。

畢竟現在,是一切的開始,婭與夏冬青還沒有任何的感情。

夏冬青死也就死了。

對她來說,甚至連憐憫都不會有。

“那夏冬青,是不是也就死了。”趙吏盯著陳巖問道。

陳巖淡然的點了點頭,說道:“對啊,不過是一個容器而已,一個轉生過程中,產生的BUG,死了就死了吧。”

趙吏立刻舉槍,對準了陳巖說道:“我知道我這玩意傷不了你,但是,我也得保護冬青。”

陳巖回想了一下靈魂擺渡的劇情,淡淡的一笑說道:“因為,阿金?”

趙吏的嘴角微微抽動了一下:“是。”

陳巖微微嘆了口氣。

這還真是有點棘手了。

三十年代末,動亂的年代。

那個時候,有一個叫阿金的年輕人,參軍途中,給了當時瞎了的趙吏一雙眼。

這事,還是般若干的來著。

而阿金此世,便是冬青。

本書來自:www.izumiya-suwa.com。

開啟懶人閱讀模式
APP聽書(免費)
精品有聲·人氣聲優·離線暢聽
活動注冊飛盧會員贈200點券![立即注冊]
上一頁 下一頁 目錄
書架 加入書架 設置
章節加載中
亚鲁鲁水蜜桃私人影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