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我是世界大亨
第003章 收音機能發大財(3/5求收藏鮮花)(舊版)

我是小美

都市 |  商海 設置
瀑布瀑布

蘇燦想想就醉了。

可是,后世的那種發展方式,在這1979年里,基本上沒有什么的用處,沒卯用啊.....

他自然也不能像后世那些二代之類的,隨便拿著一張批文出去,就能賺個幾千萬上億的.....

這個時代不允許這么牛逼的存在。

聽到了陸國強說的壞掉的收音機的時候,蘇燦一下子就想到了一條門路出來了。

這對于他來說,是當前比較容易的......

而且,他本錢也不多,蘇家家教又嚴格,老爺子作為老一輩人,廉潔奉公,也不會讓他打著蘇家的名號去騙錢的。

蘇燦也不會做那么掉檔次的事情....

“把那收音機拿出來我看看....”

蘇燦看了下陸國強的麻袋。

“啊!!”

陸國強一愣,疑惑的看著蘇燦,他撓了幾下腦袋,隨后還是打開了麻袋,從里面掏出一臺收音機來。

蘇燦也不嫌臟,接過那沾了些泥土的收音機,看了幾下,除了機身外面破損了些,里面的暫時沒有看出什么。

“有螺絲刀嗎?”

蘇燦扭頭,看著陸國強問道。

“沒有.....”陸國強搖了搖腦袋,他有那個干嗎?他又不是那些修理自行車的....

“去,快點給我找個螺絲刀。”

蘇燦冷聲道。

“哎!!哥.....”羅國強摸不著頭腦,看著蘇燦道:“這兒我也找不到螺絲刀,前面過兩條胡同就到我家了,我家里有,你跟我去我拿給你。”

“好!!”

蘇燦點了下腦袋,把收音機放到陸國強手上,扭頭朝前走去。

陸國強把收音機放入麻袋里,搞不清楚蘇燦這位看起來器宇軒昂,氣度不凡的人怎么對一個破爛的收音機感興趣啊!!

他連忙跟了上去....

走了十幾分鐘,兩人來到了一片破爛胡同里。

“哥.....到了,這就是我家了。”

陸國強指了下一個破敗的四合院道。

蘇葉跟著陸國強走進去,院子里灑滿了各種的衣服,這四合院里起碼住了十幾家人。

在老燕京,屬于正常.....

陸國強帶著蘇燦走到了東邊一間房里,門口站著一個扎著羊角辮的小姑娘,年紀大約十歲。

“哥,你臉怎么了?”

小姑娘看到了陸國強鼻青臉腫,跑過來問道。

“沒事。”陸國強硬撐道,指著蘇燦道:“來,叫哥....”

小姑娘怯生生的看著蘇燦。

“哥,不好意思,這是我妹陸小妹,認生......”陸國強有些尷尬的笑了笑說道。

“嗯!!”

蘇燦輕輕點頭。

“哥,你坐,我給你找螺絲刀。”陸國強給蘇燦搬了一把坐的菱角都磨平的小凳子,跑進屋里,不一會兒跑了出來,遞給了蘇燦一把螺絲刀。

蘇燦坐在小凳子,拿著螺絲刀,讓陸國強拿出那臺壞的收音機。

“咔嚓!!”

蘇燦把收音機上的螺絲擰下來,把收音機微微一拆,一下子就把收音機四分五裂了。

“哥,你會修收音機?”

陸國強一看,頓時雙眼放光,看著蘇燦,眼睛里滿滿的崇拜,這年頭,能修煉收音機的人寥寥無幾啊!

而且,蘇燦那么的年輕.....

看起來,比自己年紀少了一兩歲,可是陸國強服他,在眼鏡這地頭,從來都不是以年紀稱呼大小的.....

靠的是實力.....

有實力,任性啊.....

“會一點.....”蘇燦點了下腦袋,聚精會神的看著那臺收音機,前世蘇家破敗之后,他也開了一家電子廠,對于收音機這種構造,幾乎都懂,所以會一些修理技術....

“是電阻問題....”

蘇燦看了幾下,很快發生了問題。

他簡單的修了之后,重新的插上了電。

“嗡嗡!!”

緊接著,收音機發出了一陣信號亂碼般的聲音,蘇燦調了幾下的頻道。

“中華人民......”

收音機里面居然響起了熟悉的播音員的聲音,在報道著最新國家領導人發下的改革文件。

“好了......”

陸國強一看,頓時驚呆了,嘴巴張的大大的,這臺他撿來壞了準備拆掉賣銅線的收音機居然被蘇燦三除兩下修好了。

陸國強看著蘇燦,如同看著天神般。

太牛逼了.....

“咔嚓!!”

蘇燦把修好的收音機裝好,里面還在響著播音員字正腔圓的聲音,散發著1979年這一年來華夏人們的自信......

“你覺得壞掉的收音機值多少錢?”

蘇燦把收音機放下,抬起腦袋,看著震驚的張大嘴巴,滿眼崇拜的看著自己的陸國強。

“一文不值......”

陸國強撓了撓腦袋,說道。

“那這臺修好的呢?”

蘇燦嘴角一揚,露出了一抹好看的弧度笑道。

“五塊?不.....六塊,....七塊......十塊....”陸國強一聽,連忙興奮的大喊著說道。

“十五塊不貴吧!!”

蘇燦嘴角一咧,笑道。

ps小美求收藏鮮花打賞評價

本書來自:www.izumiya-suwa.com。

自動訂閱最新章節
APP聽書(免費)
精品有聲·人氣聲優·離線暢聽
活動注冊飛盧會員贈200點券![立即注冊]
上一頁 下一頁 目錄
書架 加入書架 設置
章節加載中
亚鲁鲁水蜜桃私人影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