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我是世界大亨
第002章 發財大道(2/5求收藏鮮花)(舊版)

我是小美

都市 |  商海 設置
瀑布瀑布

當十幾二十年過去之后,蘇燦跟別人說當時的世界首富口袋里只有三百塊的時候,沒有任何人相信。

首富幾百塊?

蒙誰呢?

“呼!!”

蘇燦長長吐出一口濁氣。

這是一個充滿機遇的時代,也是遍地黃金的時代,無數人在這個時代一沖飛天,也有無數人從高峰之中跌落凡塵。

蘇家前世就是如此......

“先回去.....”

他抬頭,望了下天空,此時的燕jing沒有像以前那樣污染那么嚴重,天空是藍的,云是白的空氣是清新的。

蘇燦扭頭轉身,準備朝著前面胡同走去,穿過了這條老胡同,蘇家位于正陽門那邊的位置。

老爺子住在那邊,不過蘇葉的家不在那邊,跟著蘇父搬了出來,住到了另外一條街上。

蘇燦準備回去,好好合計幾下。

“媽的,陸國強你欠我的二十塊錢已經半個月不還了,他媽的你是不是找死啊!!”

忽然,一聲尖利的聲音響起。

“給我打.....”

那道聲音又喊道。

“嘭!!噗噗!”

“啊啊!”

緊跟著,伴隨著拳頭打到了肉的聲音,一道痛苦的尖叫聲,響徹了這條的胡同里。

“額!”

蘇燦聽到聲音,微微蹙了下眉頭,前面傳來的聲音,正是他要經過的一條的胡同路。

“又是那些知青.....”

蘇燦沉聲道。

自從那位首長上臺之后,以前上山下鄉的人開始紛紛的回到了城里,如今的燕jing各種無所事事,鬧些雞飛狗跳的事情大部分都是那些知青。

后來,那位小鋼炮導演拍的老炮兒,所謂的老炮大都是那些上山下鄉的知青的人。

蘇燦往前幾步,他目光一掃,看到了一個年級大約二十四五歲的年輕人,正被著三個人打著。

其中兩個瘦一些,另外一個是個胖子,這年代能吃成胖子的,還真的很難得......

“張胖子,我不久欠你二十嗎?下個月肯定還。”被打的年輕人抱著腦袋躲避說道。

“給我打。”

胖子顯然不相信那年輕人能還錢,繼續揮拳打著,那年輕人嘴已經開始流出鮮血了。

“哎!!”

蘇燦嘆息了下。

“咻!!”

緊跟著,他如同一道閃電,沖了出去,速度迅猛無比,遇到了這種事情,不出手,怎么走回去。

路都被擋了.....

蘇燦能怎么辦?

他也很無奈啊.....

“嘭!!”

他一腳對著那胖子的腰,狠狠的踹了一腳下去。

“哎呀!!”

胖子慘叫了一聲,跌倒在地上:“誰他媽的敢打我啊!!”

“嘭!!”

蘇燦正放下腳呢,聽到胖子的話,蘇燦一腳又給踢了上去,對著那胖子的臉一腳踹腫了。

另外兩個瘦子一看,頓時臉色大變,朝著蘇燦打了過來。

蘇燦扭頭轉身,揮拳而出,他跟著蘇老爺子身邊的警衛練過,作為副國級的警衛,身上都是真功夫,蘇燦練的雖然不是很強,但是對于普通人來說,夠打的了。

“怦怦!!”

他側身一躲,胳膊肘一撞擊,打在了其中一人胸口,一下子把那個人給撞飛了出去。

另外一個被他一拳撂倒。

“你....你給我等著....”

那胖紙站起來一看,抹了下嘴巴的鮮血,放下了一句狠話,溜的一下子就逃跑了。

“老大......”

另外兩個瘦子一看,連忙跟著跑了上去。

蘇燦看了下,哭笑不得,拍了拍手,朝著前面走去。

“哎!!哥.......等等.....”

忽然,背后傳來了一道聲音。

蘇燦微微蹙眉,扭頭回去,看到了那個被打的年輕人沖了上來幾步,忽然又停住了腳步。

他往后退了幾下,拿起旁邊的一個麻袋,跟著跑了上來,麻袋里面的東西晃當的發出聲響。

蘇燦神色清冷的看著那年輕人,說道:“那胖子已經跑了,你跟著我干嘛........”

世界上不平的事情太多了,他沒那個心思管,要不是那胖子他們攔了他回家的路,蘇燦無奈才出手的。

他也沒有辦法.....

他時間寶貴著呢!!

“哥,我叫陸國強。”年輕人擦掉嘴邊的鮮血,露出了一張憨厚的臉笑道:“謝謝你救了我,咱燕京人,講究的是有恩必報,我待會請你吃頓飯,謝謝你救了我。”

“吃飯?”

蘇燦上下掃了下陸國強,這人有錢請他吃飯?

“哥.....”

陸國強看到蘇燦的疑惑,臉上一紅,隨后身板往前一ting,說道:“哥,你別看我窮,可是,我這袋子里面裝的東西賣了絕對夠請你吃飯的,這里面可是我撿來的壞收音機,值錢著呢....”

“額!!”

蘇燦嘴角微微一抽,撿來的?

“等一等......”

忽然,蘇燦腦海猛然一亮,渾身一震,撿垃圾.....

臥槽!!

這是一條發財之路啊...

等一等....

蘇燦又微微一愣,撿垃圾致富?這以后要是說出去,世界首富是靠撿垃圾致富的話.....

ps小美求收藏鮮花打賞評價

本書由飛盧小說網提供。

自動訂閱最新章節
APP聽書(免費)
精品有聲·人氣聲優·離線暢聽
活動注冊飛盧會員贈200點券![立即注冊]
上一頁 下一頁 目錄
書架 加入書架 設置
章節加載中
亚鲁鲁水蜜桃私人影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