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法節目:開局編寫無雙畫家!
001、正義審判,開局偽造M鈔?(舊版)

季風

都市 |  都市 設置
瀑布瀑布

“大家好,歡迎收看《正義審判》節目,我是主持人小撒。”

帝都審判庭內,當紅說法主持人小撒,一身正裝,正一臉肅穆的對著鏡頭介紹著。

《正義審判》節目,是夏國電視臺最新推出的一檔關于犯罪審判的直播節目。

在這檔節目上,審判長會通過最先進的新型記憶回溯設備,挖掘出犯罪分子當時犯罪現場最為真實的犯罪畫面。

從而做出最為合理也是最公正的判決!

而之所以要將審判過程通過《正義審判》節目以直播的方式呈現在所有民眾面前。

一是為了告訴民眾,司法的公正性!

同時也是為了教育民眾,萬不可有任何僥幸的想法,踏上違法犯罪的不歸路。

法網恢恢,疏而不漏!

任何人只要犯罪,必將面臨最為正義的審判!

此時此刻。

當《正義審判》欄目開播之后,瞬間便點燃了電視機前,手機屏幕前,所有觀眾的熱情。

畢竟,這可不僅是一檔簡簡單單的普法節目。

在這檔節目中,不僅能看到犯罪分子的心路歷程,更是能看到一個別樣的人生。

同時還起到了普法教育的效果!

讓大眾深刻明白了,有些看似無關緊要的小事,事實上都是違法亂紀的行為!

“終于來了,沖沖沖!”

“我這個九漏魚就靠著《正義審判》來督促了,上一次那個網吧兇殺案,我至今還瀝瀝在目啊!現在我去網吧都有些心慌!”

“是啊是啊!那少年最后的心路歷程,簡直給我看哭了!好在最后判了死緩,希望他能好好改造,爭取減刑,重新做人!”

“期待ing!不知這次又會有著什么樣的罪犯,希望這次的犯罪分子們,別讓人失望啊!”

“……”

看著實時彈幕,瞬間便彈出上千條消息,小撒也是微微一笑。

他因為嘴瓢已經被封殺數年,而眼下……

正是憑借著這檔節目,他也是再度翻紅!

此時的小撒不免深吸一口氣,用最為深沉的聲音介紹道:

“往事只堪哀,是非恩怨,對景難排!這一次的五位犯罪分子又有著什么別樣的人生呢?”

“他們又為何走上犯罪這條不歸路?”

“他們犯罪的背后,又有著什么樣的心路歷程,是非曲折?”

“下面,就讓我們來看看,今日第一位犯罪分子的犯罪記憶!”

隨著小撒的話音落地,鏡頭也隨之轉移到了此刻正在審判庭中央,躺在記憶回溯設備上的一名男人。

而當男人的臉出現在所有觀眾眼前的時候。

炸了!

整個直播間瞬間便炸了!

“臥槽!是這個雜碎?!這不是三個月前侵犯一個小女孩,致使女孩臟器全部受損,下半生只能攜帶人工肛門生活的混賬嗎?他怎么還沒被槍決?!”

“槍決?呵呵!樓上的,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判決是得有證據的!據說,僅憑現在掌握的證據,最多判這家伙十二年!”

“十二年?!太便宜這個雜碎了!就應該立馬槍決!希望這次記憶回溯能挖掘出真相,找出這家伙的犯罪事實!”

“……”

直播間內,七嘴八舌的討論著。

就連審判庭內,現場參與庭審的人,都已經開始議論紛紛。

唯獨犯人席上,最末位的林峰,此刻卻是一臉的無奈,欲哭無淚。

他是穿越之人。

這剛一穿越,就得面臨審判?

尼瑪!

這也太坑了吧!

更糟糕的是。

融合記憶后,林峰知道,自己這個前身,可是個天才畫家。

過目不忘!

天賦異稟!

年少時,就憑模仿梵高一幅《星月夜》一戰成名。

不僅被央美特招,更是被各大媒體爭相報道,譽為‘21世紀的梵高’!

然而。

天賦可以成就一個人,往往也可以毀掉一個人!

正是由于自己的天賦,林峰可以模仿出任何一幅世界名畫,模仿出任何一位大師的手筆,甚至到了以假亂真的地步。

但!

藝術是講究獨特性的!

這些年,林峰一直在模仿,卻從未超越過,始終走不出屬于自己的藝術道路!

就這樣,蹉跎半生后,林峰徹底泯然眾生,消失于大眾的視野中。

甚至于,曾經的天才少年,如今落魄到只能在天橋下,靠著幫人畫素描為生!

前半生的天之驕子,后半生的落魄凄慘,最終讓心高氣傲的林峰走上了一條不歸路。

偽造M鈔!

“尼瑪啊!這要是被坐實了,可是吃花生米的死罪啊!”

林峰暗嘆一句,一臉絕望。

卻在這時。

“雜碎!槍斃了他!媽的!就這種禽獸行為,槍斃都算是對他最大的寬恕了!”

“呵呵!酒精中毒后的無心犯罪?尼瑪!你也開的了口?你那是酒精中毒嗎?你丫分明就是蓄意的!就該千刀萬剮!”

“審判長,咱們國家槍斃能用加特林嗎?我建議給這家伙來上一梭子!”

“加特林?這也太便宜他了吧!我覺得就應該恢復古代刑法,直接凌遲處死,千刀萬剮!”

“……”

整個庭審現場,已然直接炸鍋了。

群情激奮!

本書由飛盧小說網提供。

開啟懶人閱讀模式
APP聽書(免費)
精品有聲·人氣聲優·離線暢聽
活動注冊飛盧會員贈200點券![立即注冊]
上一頁 下一頁 目錄
書架 加入書架 設置
章節加載中
亚鲁鲁水蜜桃私人影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