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國抗災:我打造了萬界華夏聯盟
第一章 冰河時代,人類文明的末日(舊版)

飛天攬月

都市 |  都市 設置
瀑布瀑布

【最后通告!根據氣象學家和天文學家的聯合推測,太陽將在三日后,徹底熄滅!】

【請還幸存的人注意,屆時全球氣溫,將出現斷崖式下跌!】

【初步預計,氣溫將降至-200攝氏度!】

【一股來自南極冰川的寒潮將趁此機會,席卷全球,徹底開啟冰河世紀!】

【就在昨日,米蘭國也已經徹底被冰封,失去了所有生命活動的跡象。】

【雖然很不愿意承認,但人類的末日,真的到來了!】

【我們……已經盡力了。】

……

華夏國。

金陵城。

原本繁華的城市,早已被冰雪覆蓋。

徹底冰封。

道路兩側,時不時能看到被凍成了冰雕的人類。

他們的表情各不相同。

臉上卻都寫滿了絕望和恐懼。

此時的地表溫度極低,已經下降到了零下150攝氏度。

在這種極端環境下。

任何生物的血液流速都將迅速減緩,生命活動衰弱后,被活生生凍成了冰雕。

而在金陵城地底千米處。

一間地下廣播室內。

秦牧在說完這段話后,滿臉疲憊地放下了話筒。

剛才……

就是他通過廣播,播報出的這則消息。

而在他身側。

則是一個又一個被活生生凍死的同事們。

他們之中……

有的是氣象學家,有的是天文學家,有的是地質學家。

或許。

此刻。

這座人口曾逾千萬的金陵城,只剩下他一個活人了。

而現在的他……

情況也并不怎么好。

外界零下150氣溫,冰冷刺骨。

無孔不入。

即便深藏在地底,也無法保存熱量。

他身軀的熱量在飛速流逝。

要不了多久……

他也將和這些奮戰到最后一刻的同事一樣,被活生生凍死在這間廣播室內。

“難道……一切就這么結束了嗎?”

“我們堅持抗爭了這么久,提出了那么多生存計劃,卻依舊無法抵御冰河時代……”

秦牧緊握著拳頭,喃喃自語。

沒錯。

如今的藍星,正遭遇了一場史無前例的災難。

冰河世紀!

公元2022年2月22日。

作為氣象學的研究人員。

他和天文氣象所的同事們,共同發現了太陽活動的異常。

太陽的光熱放射效應正在急劇下降。

到達地球的熱量……

更是呈現階梯級下降。

自此之后。

藍星的氣溫開始飛速下跌。

僅一個月,便跌落到了全球普遍零下!

公元2022年3月。

太陽亮度下降了一半,地球地質活動幾近于無。

南北極的冰川以及海水迅速凍結。

藍星上的各種動植物迅速死亡,滅絕。

各國無比驚慌,制定了各自的生存計劃。

華夏國自然也不例外。

但……

無論是什么計劃,都沒能阻擋冰河世紀的到來。

太陽持續熄滅,使得藍星失去了唯一的光熱來源。

逐漸冰封。

各種現代電子儀器……

因為低溫而無法運轉,失靈。

人類文明迅速倒退。

公元2022年4月。

在短短兩個月內。

整個藍星的文明,瘋狂倒退。

回到了數千年前的原始時代。

而現在。

公元2022年5月,距離全球降溫才剛剛過去三個月時間。

就在昨日。

米蘭帝國的疆域內,失去了一切生命活動的痕跡。

這足以說明……

整個米蘭帝國,已經葬身在漫天冰雪之中。

坐在廣播室的椅子上。

秦牧望著屏幕里傳出的外界金陵城死寂的畫面。

不甘地長嘆了一口氣。

他……

抗爭到了最后一刻。

真的盡力了。

同胞皆死,舉國皆哀,全球皆寂。

冰河時代這種非自然的天災……

真的不是現代科技能夠對抗的。

只是他不甘心。

不甘心就這么死去!

更不甘心……

華夏國上下五千年的傳承,這個曾屹立在東方的大國這么被永恒冰封!

正在此時。

一個冰冷的機械音悄然在他的腦海中響起。

“叮!檢測到宿主生命垂危,覺醒神級選擇系統!”

“選擇一:大道獨行!獲得特殊抵御嚴寒體質,并且得到一座地下城庇護所,獨自茍活!”

“選擇二:一人證道!獲得超自然力量,并且穿梭異界,放棄藍星的一切,踏上修行之路!”

“選擇三:舉國抗災!再來一次,重回災難前夕,獲得維度廣播!”

“請宿主迅速做出選擇!”

秦牧聽著腦海中的三個選擇。

原本黯淡的眸子,變得愈發明亮。

系統!

在他生機渙散,瀕死之際,居然覺醒了系統!

現在擺在他面前的,有三個選擇。

都能夠讓他活下去。

選擇一,獲得抵御嚴寒的體質和地下城庇護所,獨自茍活。

但……

讓他眼睜睜看著十四億同胞葬身冰雪之中。

古老輝煌的九州文明就此斷送。

他做不到!

而且。

就算一個人活下去。

又有什么意義?

人類有生老病死,這個選擇也只不過是比其他人多活了一段時間。

…………………………

新書啟航,求各位大佬支持。

本書由飛盧小說網提供。

開啟懶人閱讀模式
APP聽書(免費)
精品有聲·人氣聲優·離線暢聽
活動注冊飛盧會員贈200點券![立即注冊]
上一頁 下一頁 目錄
書架 加入書架 設置
章節加載中
亚鲁鲁水蜜桃私人影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