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開局從晉升工程師開始
第五章 賈東旭出事,嘴臭的賈張氏(舊版)

季風

同人 |  影視 設置
瀑布瀑布

嘶!

聽到這番話,賈家眾人全都懵了。

“這絕對不可能,我們家東旭怎么可能……”秦淮茹忍不住開口。

此時的她,手足無措。

賈張氏更是慌了神,臉色一片慘白:“你放屁,你死了我家東旭都不會死,我撓死你個狗娘養的。”

說著,就準備動手。

賈東旭就是她的命根子,賈張氏絕不允許任何人污蔑。

來報信的工人,現在都傻了。

他就沒見過,這種不要臉的人。

你兒子出事我好心給你報信,你不感恩也就算了,還想要動手?

沒反應過來的工人,直接給賈張氏在臉上撓出五道血痕。

啊!

來報信的工人一聲慘叫,整個人都傻了。

長這么大,還是頭一次碰到這種事。

“媽,你干啥呢?”秦淮茹連忙上手阻攔。

賈張氏看不清形勢,但秦淮茹卻琢磨的很通透。

自家發生這種事,未來肯定過的更艱難,若是還到處得罪人,那估計想找個幫襯的人都會很困難。

所以,她必須攔。

但賈張氏卻直接扇了她一巴掌:“你這個浪蹄子,你竟然敢攔我?”

“這是我賈家,是你做主嗎?”

秦淮茹差點沒哭出來。

她是好心啊!

站在一邊的報信工人,現在也琢磨出味來了。

“賈東旭是違規操作,廠里都為此報廢了一臺機器。”

報信工人冷冷開口:“我勸你們還是盡快去第三工人醫院吧,去晚了估計就見不上最后一面了。”

緊接著冷哼一聲,頭也不會的離開了。

賈張氏,卻被氣的夠嗆。

“什么玩意,有沒有一點同情心?”

秦淮茹頭疼的不行:“媽,東旭重要。”

“咱們還是趕緊去醫院吧。”

聽到賈東旭,賈張氏才閉上了嘴,倆人將仨孩子交給一大媽照看,著急忙慌的朝醫院而去。

中院的聲音,其他人自然也聽到了。

易中海叫上傻住,倆人也趕緊朝醫院而去。

傻住在路上,時不時露出傻笑。

他,有些開心。

秦淮茹他盯上很久了,否則也不會只接濟賈家。

就是因為賈東旭,這件事他也只能心里想想。

現在賈東旭出事,證明他的機會要來了。

另一邊,易中海也在思考。

他這些年一直在盤算,如何才能讓人給自己養老。

他,盯上了傻住。

這些年傻住一直沒結婚,實際上也是他在搗鬼,否則傻住一但結婚,有老婆孩子管著,不一定會給他養老。

當然賈東旭也是他的選擇之一,否則也不會收他當徒弟。

但,賈東旭出事了。

這條路已經廢掉。

若是能撮合傻住和秦淮茹,憑他在四合院的威望,想讓他們倆給自己養老很有希望。

賈家失去了頂梁柱,想生活必須得靠他一大爺。

傻住也是個豬腦子,忽悠他更簡單。

易中海眼珠子亂轉,但卻什么也沒說。

……

四合院里,現在都開始議論了起來。

這年代基本沒什么隱私,哪怕你家放一個屁,隔壁也聽的清清楚楚。

“賈家,今后困難了。”

“可不是說嘛,家里失去了頂梁柱,秦淮茹就算能頂賈東旭的崗,也只能從學徒工干起。”

“一個月十八塊錢,還得養活婆婆、仨孩子一家五口。”

“賈東旭死了還好,最怕的就是殘廢,否則那就是六口人了。”

“……”

所有人議論紛紛,不過都是過過嘴癮。

真讓他們出手,他們還真不愿意。

在這個物資短缺的年代,誰家的日子也不好過,眼前這么八卦也是因為,這年代基本沒什么娛樂行為,所以除了這些家長里短,大家還真閑的沒事干。

后院的徐衛陽,自然也聽到了外面的議論。

然后,一臉錯愕。

自己剛丟出去厄運符,轉眼賈東旭人就去醫院了。

這個厄運符,這么猛?

不過想了想,也就懶得去多想。

總之,活該!

他和賈家的恩怨很深,看到賈家出事他只有開心。

更不要說原著中,賈東旭本身就活不了多長時間。

第一集,就沒有他。

只存在于背景之中。

所以簡單收拾了一番,就躺下睡覺了。

……

另一邊,醫院之中。

搶救室門外,軋鋼廠幾個工人等在這。

看到賈家人過來后,剛開始還準備安慰幾句。

雖說賈東旭在軋鋼廠不會做人,人緣也不怎么好,但畢竟發生這種大事,他們也不愿意多做計較。

“老嫂子,節哀順變吧。”

“天意弄人,但生活還得繼續。”

“堅強點,一切都會過去的。”

不過這番話聽在賈張氏耳朵里,她卻當成了嘲諷和看笑話。

她臉色陰沉,整個人氣的破口大罵:“老天爺沒長眼啊,怎么沒砸死你們這群沒良心的?”

“你們都是死人啊,為什么不擋在我家東旭面前?”

“賈家天塌了啊,都怪你們!”

幾個軋鋼廠工人,被氣的胸口堵得不行。

要不是賈家剛出事,他們早就懟上去了。

賈東旭出事,跟他們有什么關系?

沒那個金剛鉆,就別攬那瓷器活。

明明沒有三級鉗工的手藝,非得上趕著去操作,現在一通違規操作下來,把自己搞成了這般模樣。

還不怪他自己嗎?

還說什么我們為什么不替你兒子擋著。

特么的,憑什么啊?

就你們兒子金貴,他們都后娘養的唄?

呸!

懶得搭理賈張氏,幾個軋鋼廠工人直接離開了。

秦淮茹還想解釋什么,但卻根本沒人愿意聽。

賈張氏看到這幾個軋鋼廠工人離開,絲毫沒覺得自己說錯。

“狗東西,沒良心。”

說完之后還覺得不解恨,扭頭沖秦淮茹破口大罵:“都怪你這個喪門星,自從我家東旭娶你過門,就沒過過好日子。”

傻住,連忙過去安慰。

易中海咳嗽了一下,也開口說道:“老嫂子,少說幾句吧。”

“你這個老東西,也不是個好東西。”賈張氏扭頭就罵:“你是我家東旭的師傅,肯定是你沒好好教,否則我家東旭怎么可能會出事?”

易中海,人都傻了。

這都能怪到自己身上?

但他也懶得和賈張氏廢話,直接冷冷開口:“我不管了,愛干嘛干嘛吧!”

說完,直接離開。

秦淮茹想攔,但卻根本攔不住。

不大一會醫生走了出來:“誰是賈東旭家屬?”

“我!”

賈張氏沖了上去:“醫生,我家東旭應該沒大事吧?”

“雙腿廢了,下半身只能截肢。”醫生無奈開口:“你們家屬準備一下,先去交一下費用吧,六十八塊三毛。”

賈張氏和秦淮茹,聽到這話差點沒暈倒。

完蛋了!

本書由飛盧小說網提供。

自動訂閱最新章節
APP聽書(免費)
精品有聲·人氣聲優·離線暢聽
活動注冊飛盧會員贈200點券![立即注冊]
上一頁 下一頁 目錄
書架 加入書架 設置
章節加載中
亚鲁鲁水蜜桃私人影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