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開局從晉升工程師開始
第四章 系統激活,厄運符(舊版)

季風

同人 |  影視 設置
瀑布瀑布

看到系統終于激活,徐衛陽呼吸急促,心情十分的激動。

是的。

他早就知道自己有系統,只不過當年系統只是丟給他一套八極拳后,就直接陷入了充能之中。

這一充能,就是十多年。

因為他也不知道,這系統到底多少年才能充能結束。

所以對系統唯一給的八極拳,這些年他從未放下,不管刮風下雨堅持鍛煉,這也是他不懼傻住這個四合院戰神的根本原因。

真要動手,一巴掌的事!

剛才那隨手的一刀,雖然看起來驚險,但實際上徐衛陽心里有數。

絕對傷不到傻住。

現在,系統終于啟動了。

而且還是讓自己懲惡揚善,這可是好事啊!

若是生活在其它地方,或許他除了揚善外,根本沒機會除惡。

但,這是哪?

禽滿四合院啊!

這里基本沒一個好人,每天的破事太多了。

只要待在這里,基本每天都能找到刷系統好處的機會。

新手禮包,就給了10斤大米,三個牛頭罐頭。

在這個物資緊缺的年代,吃的全都是供應娘,這都是好東西,哪怕有錢有票都買不到的東西。

因為,這是限量供應。

就算有了這東西,也是提前供應領導層。

像徐衛陽這種小門小戶,根本就沒資格吃到這種東西。

現在有了系統,可以想象今后,這種東西肯定不缺。

“真是,太好了。”

“有了系統在,終于不用為吃的發愁了。”

“不過這個厄運符,難道是超自然能力?”

喃喃自語了一陣,隨即就看向了系統倉庫的厄運符。

【厄運符:指定一個人,可以讓一個人在半個月之內,厄運連連。】

蹙眉思考了片刻,徐衛陽就指定了賈東旭。

他,說到做到!

剛才說過賈張氏是個老虔婆,克死了自己老公,接下來肯定會克死自己兒子。

現在,他要實現這一點。

“去!”徐衛陽隨手一指。

手中厄運符直接崩潰,化作一道光,朝軋鋼廠而去。

今天,是每月一次的晉升考試。

像徐衛陽這種晉升工程師,考核則放在了上午。

焊工、鉚工是在下午。

而鉗工考核,則在下班之后。

賈東旭估計是看徐衛東晉升工程師,一下子受到了刺激,也報名了今天的三級鉗工考試。

但徐衛陽很清楚,賈東旭考核肯定通不過。

因為他的二級鉗工考核,還是看在易忠海這個八級鉗工的份上。

三級鉗工?想屁吃!

“這玩意,到底有沒有用?”

看到厄運符消失,徐衛陽嘟囔了一句。

隨后也懶得多想,隨便炒了一個過油肉,一個水煮肉片,在弄了一個紫菜蛋花湯,就開始吃午飯。

……

聾老太家里。

一大媽送了點小米湯、饅頭,傻住給炒了一個土豆絲,一個西紅柿雞蛋。

雖然看起來簡單,但在這個物資緊缺的年代,那也算得上是好東西。

畢竟,這是細糧。

雞蛋更是算做蛋類,一般城市戶口,一個月都吃不上一回。

剛開始,聾老太是高興的。

但聞著徐衛陽家里傳來的香味,她整個人直接自閉了。

要是以前,根本不用她開口。

徐衛陽自己就送過來了,以前他對自己太好了,簡直當成了親奶奶看待。

但,現在……

哎!

無奈的嘆息一聲,她就開始吃了起來。

她知道從當年賈張氏要霸占徐衛陽家房子,而自己沒有出面那一刻起,她就別想在霸占徐衛陽一毛錢好處。

徐衛陽,太剛了。

哪怕全院抵制,易忠海道德綁架,徐衛陽都不慫。

找街道辦不管,那就找廠保衛科,在不管就找警察。

因為這些地方,易忠海都有點權威。

當年,根本沒什么大用。

所有人,都不相信他。

這家伙直接就跑到了軍區,用自家老爹的證件,直接讓軍區拉了一卡車大頭兵殺了過來。

當兵的,兄弟情很深。

聾老太就是因為這一點,在四合院地位特殊。

徐衛陽,也差不多。

他的爺爺奶奶,甚至老爹都是為國家犧牲的。

軍區在了解到徐衛陽的家庭情況,現在四合院有人欺負,還要霸占房子之后,二話不說就跑了過來。

哪怕,他們并不認識徐衛陽的老爹。

理由,也很簡單。

若是他們不管這件事的話,他們在外面當兵,家里的親人被刁難怎么辦?

只要是當兵的,就絕對不會坐視同類被欺負。

從那個時候開始,聾老太就知道徐衛陽不好惹。

有人對他好,他會加倍對你好。

你若是招惹他,他絕對會和你剛到底。

這也是剛才傻住和徐衛陽發生沖突,她最終也沒有露面的真正原因。

一方面,她以前欠徐衛陽的,若是露面的話就太無恥了。

但更重要的還是,她知道就算露面也沒用。

徐衛陽根本不怕她!

“這個徐衛陽,真是太不懂規矩了。”

聾老太身邊,一大媽氣憤不已:“老太太可是咱們院祖宗,自己吃那么好,也不說送過來一點。”

“小時候還知道點規矩,長大了怎么就變成這樣了?”

易忠海臉色鐵青,但并沒有開口。

因為他已經開始盤算,到底要怎么做才能直接整死徐衛陽。

正所謂,咬人的狗不叫!

易忠海,懶得去玩嘴皮子。

……

另一邊,中院。

賈張氏一家,傻住帶來的飯菜,幾乎全都進了賈張氏和棒梗的嘴里。

他們倆風卷殘云,根本不給別人反應機會。

至于小當只能拿窩窩頭沾點菜湯吃,至于秦淮茹更是連這個待遇都沒有。

老三槐花才剛出生,眼前只能被秦淮茹抱在懷里喝奶。

現在,他們聞到了后院徐衛陽的菜香味。

“這個挨千刀的,又吃好東西,也不知道孝敬一下我這個長輩。”

“活該他一輩子娶不上媳婦!”

“真是,該死!”

賈張氏再次開始暗罵個不停,一對三角眼里充滿怨毒。

棒梗也連忙開口:“奶奶,我還要吃肉!”

“看到了嗎?”賈張氏開口:“秦淮茹,看看你這個媽是怎么當的?”

“你和徐衛陽處過對象,還不趕緊去給咱棒梗要點肉軀?”

秦淮茹,直接傻了。

她是和徐衛陽處過對象,但這些年早就鬧掰了。

現在自己過去,這不是找罵嗎?

就在她準備開口時,大院外面突然沖進來一個人。

“賈東旭是哪家?”

“趕緊出來吧,賈東旭因為違規操作,現在被機器砸到了。”

“渾身全是血,現在剛送到醫院了。”

“……”

本書來自:www.izumiya-suwa.com。

開啟懶人閱讀模式
APP聽書(免費)
精品有聲·人氣聲優·離線暢聽
活動注冊飛盧會員贈200點券![立即注冊]
上一頁 下一頁 目錄
書架 加入書架 設置
章節加載中
亚鲁鲁水蜜桃私人影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