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開局從晉升工程師開始
第二章 充滿算計的大院,徐衛陽選擇硬鋼(舊版)

季風

同人 |  影視 設置
瀑布瀑布

說完不等閆埠貴開口,直接就提著肉走了進去。

他知道這位三大爺,這是又準備算計自己手里邊的肉,對此他當然不會答應。

當年父母出事,他沒幫襯過。

后來賈張氏想霸占自家房子,他也沒出來幫自己說一句話,一家子不懂付出只想索取,算計到骨子里的人,他是真沒興趣和他瞎掰扯。

雖說考慮到未來十年,貌似和鄰居處好關系很重要。

但,徐衛陽不屑。

就算找自己麻煩又如何,硬剛回去就是了。

有軋鋼廠那些工人在,他自信就算在那個特殊的年代,也沒人能動的了自己。

“切,什么玩意。”閆埠貴看著走遠的徐衛陽,嘴角一撇暗罵道。

他,十分氣憤。

自己好歹也是小學老師,妥妥的知識分子。

加上,自己還是院里三大爺。

徐衛陽不說巴結自己,還這幅不愛搭理他的樣子,一下子就讓他感覺受到了羞辱。

三大媽走了過來:“老頭子咋了,丟魂了?”

“不回家吃飯,嘟囔啥呢?”

閆埠貴哼了一聲:“還不是后院那徐衛陽,晉升工程師了都不說擺幾桌,完全沒將我這三大爺放在眼里!”

“嗨,這不是很正常。”

三大媽感慨了一聲:“衛陽也是個苦命人,爹媽不在了還被全院擠兌,當年你也沒站出來給人說句好話啊。”

“現在人家過起來了,能搭理你才怪!”

哎!

閆埠貴點了點頭:“這樣下去不行,今后咱們得多走動一下。”

“這小子三天兩頭吃肉,搞好關系咱們肚子里也能多點油水。”

三大媽點了點頭,也沒有多說什么。

……

若說閆埠貴一家,說話辦事還算收斂,中院的賈張氏一家,那就是猖狂到了極點。

看到徐衛陽,就斜瞪著眼。

“某些人,活該娶不上媳婦。”

“自私自利,沒看到我家棒梗瘦成什么樣了?”

“也不說接濟我家一下,一輩子打光棍的命!”

徐衛陽臉色一冷,不屑的看著賈張氏:“老虔婆一個,你嘴上就積點德吧,克死你老公不夠,現在還想克死你兒子不成?”

“我就看著你家賈東旭,什么時候被你克死!”

聽到這句話,賈張氏瞬間就發飆了。

這年代,雖然說的是破四舊。

但對于封建那一套,還是很多人會信。

賈張氏聽到這番話當然不肯罷休,直接破口大罵:“你個挨千刀的混蛋,自己吃獨食還不讓說,懂不懂幫助困難群眾?”

“你爹媽就是被你咒死的,你一輩子也娶不上媳婦!”

對此,徐衛陽懶得搭理。

腳下甚至都沒停,直接沖他豎起了中指。

這年代的人,當然不懂這是什么意思。

但只要不蠢,就明白徐衛陽絕對不是夸她。

賈張氏氣的肝疼,但奈何徐衛陽已經進入后院,這點事她也不能直接沖上去撕扯,自然只能罵罵咧咧一陣。

然后看到秦淮茹,在看到徐衛陽背影發呆時,直接就破口大罵:“秦淮茹,你個不要臉的喪門星。”

“看人家徐衛陽干嘛,是不是后悔嫁到我賈家了?”

“你個浪蹄子敢做出對不起我家東旭的事,老娘我撕了你!”

說著,啪的一聲。

賈張氏直接給了秦淮茹一個大耳刮子。

正在洗衣服的秦淮茹,眼眶一下子就紅了起來。

看起來,楚楚可憐!

她,真的委屈了。

自己什么也沒做,憑什么打自己?

自從嫁入賈家,什么臟活累活都是她干,這和她想象中的城里生活一點也不一樣。

她早就后悔了。

但,沒辦法。

這年代可不流行離婚,嫁雞隨雞嫁狗隨狗,更不要說如今還有三個孩子。

她一直忍不住在想,若是當年沒有悔婚,直接嫁給徐衛陽多好,那樣每天吃香喝辣的就是自己了。

哎!

無奈一聲嘆息,看著徐衛陽越過越好,她心里也越發揪的厲害。

悔不當初!

“哭什么哭,還不趕緊洗衣服去?”賈張氏大罵。

秦淮茹沒辦法,絲毫不敢頂嘴,就趕忙去洗一家子的衣服去了。

……

另一邊,徐衛陽可不知道這些。

當然就算知道,也根本不會有什么同情心。

人既然做出了選擇,那就得做好為此承受代價的準備。

來到后院之后,他看到了一大爺易忠海,還有陪著聾老太聊天的一大媽,不過他可沒什么打招呼的想法,直接就回到了自己家。

當年的事鬧那么大,易忠海這個家伙,就是罪魁禍首。

否則僅靠一個老虔婆賈張氏,根本不可能將事情鬧那么大。

至于聾老太這個所謂的好人,徐衛陽因為前世的記憶,在父母出事前對她還挺好,有什么好吃的都會想著她。

但自家一出事,還是那么大的事。

從始至終。

聾老太都沒有出現,這就讓他看清了本質。

她的好,只針對傻住一人。

徐衛陽可不是好糊弄的人,也正是因為當年那件事之后,她直接就和聾老太劃清了界限。

易忠海看到徐衛陽沒搭理自己,臉色自然陰沉的可怕。

但,卻沒說什么。

冷哼一聲后,就直接進屋了。

一大媽卻忍不住開口:“正陽這小子,這也太過分了吧?”

“看到老太太在這,都不不知道打個招呼?”

一大媽蹙眉,有些氣不過。

她倒不是個壞人,甚至當年那件事,她也暗地和易忠海說過,做事不要太過分。

但,家里她不做主。

因為生不了孩子這件事,感覺愧對易忠海,所以易忠海做出的決定,她自然也不敢反駁。

加上她和徐衛陽,也沒什么交情。

哎!

聾老太,也不由嘆息了一聲。

當年那件事她沒出面,就是覺得徐衛陽爹媽都不在,他又是個剛進軋鋼廠的學徒,未來家里沒大人操辦,肯定沒什么大出息。

加上她有好孫子傻住,自然也就懶得去保徐衛陽。

至于徐衛陽之前對她的好,她早就忘到了腦門后。

她辦事,也是從利益考慮。

所以現在看到徐衛陽小日子越過越好,心里自然也有點后悔。

“算了,不說他。”

“我家傻柱子怎么還沒回來?”

“現在,我想我家傻柱子的飯菜了!”

想到傻住,聾老太臉上充滿笑容。

下一秒,傻住出現。

不過他的手上,卻并沒有飯盒。

看到這一幕,聾老太臉瞬間耷拉了下來。

她知道飯盒肯定又被賈家拿走了!

本書來自:www.izumiya-suwa.com。

自動訂閱最新章節
APP聽書(免費)
精品有聲·人氣聲優·離線暢聽
活動注冊飛盧會員贈200點券![立即注冊]
上一頁 下一頁 目錄
書架 加入書架 設置
章節加載中
亚鲁鲁水蜜桃私人影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