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航海,開局獲得十二符咒!
3、恐怖的馬符咒!(舊版)

大愛1997

同人 |  動漫 設置
瀑布瀑布

此時的廣場上一片寂靜。

剛剛每個人都在喃喃自語,現在鴉雀無聲。

特別是刀疤臉一行海賊更是說不出話來。

剛剛還在大放厥詞的刀疤臉現在已變為一具死尸。

看到自己老大被刀了。

頓時愣住了,雖說刀疤臉的實力不是特別強,但是在這個海賊多如牛毛的島嶼上,還是強于大多數人,但是在羅耀手中,居然連反應的時間都來不及就命喪黃泉。

“老大,老大。”

剛剛還在叫囂的小弟離刀疤臉的位置最近,可是他都沒有看到羅耀是怎么出手的,他只看到刀疤臉就像被鬼混索命一般,一命嗚呼了。

對他的震撼感最大,嘴里不停的叫喊著刀疤臉的。

下一秒,羅耀那冰冷的眼神看向他。

猶如死神一樣。

那名海賊一臉驚恐的看著羅耀。

“你,你別.....”

話還沒有說完,羅耀身形消失,一陣風吹過。

刷~

那名海賊脖子一涼,和刀疤臉一樣的下場,倒地不起。

待到眾人反應過來,看到那名海賊和刀疤臉同樣的下場,瞬間將心提到了嗓子眼,他們基本上都沒有看到羅耀是怎么出手的,開始慶幸自己沒有對羅耀大言不慚,要不然,恐怕現在的他們也是一樣的下場。

有了刀疤臉和他的小弟做參照,其他刀疤臉海賊團成員腦海中現在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跑’,于是數十個人像無頭蒼蠅一般,四處逃竄,同時臉上刻滿了驚慌失措。

羅耀用冰冷的眼神看著他們逃跑的樣子,感覺分外滑稽。

殺死這種海賊就宛如捏死一只螞蟻一般容易。

其他海賊現在也是吶喊道:“羅耀大人萬歲。”

“嗚~”

一群人鬼哭狼嚎。

身為海賊,基本都是好戰分子,聞到空氣中彌漫著的血鮮味,一個個內心中那骯臟的想法浮現出來。

要不是他們懼怕羅耀,恐怕早就開始了拼搶,畢竟在太陽的照耀下,那些珠寶首飾可是異常耀眼的。

吵鬧聲響徹著鬼道,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羅耀也懶得理會,伸了伸懶腰,緩步朝著小木屋走去。

快走到小木屋的時候,羅耀轉過身來,看了看那一眾海賊。

海賊們兩眼放光一般看著羅耀,心中仿佛在說道:“快點開始,快點開始。”

羅耀依舊淡淡道:“全部站在一起,手拉著手,別松開。”

現在馬符咒熟練度拉滿,那功效也是成倍增長,換做平時醫治這么多人,那還不得把羅耀累了。

“啊?”

“什么?”

“手拉手?”

羅耀話語一出,在海賊里就像一顆炸彈一樣怦然炸裂。

他們懷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聽錯了,一個個的一臉疑惑,就當他們有人欲開口詢問的時候。

羅耀又是不耐煩的說道:“怎么?不愿意?”

這群海賊膩膩歪歪的,要不是想看看這馬符咒的威力,他才懶得理會。

“愿意,愿意。”

“快,他媽的都把手拉上。”

一個巨人海賊拉扯這嗓子大聲的喝道。

“快。”

“都他媽拉上。”

一些海賊在猶豫片刻之后,都紅著個老臉吼道。

剩余海賊也是互相看了看,極不情愿的把手拉在了一起,此時一個個的兇神惡煞的臉龐上盡然浮現出一抹紅色,這叫什么事啊,數百名海賊手拉著手,看著分外搞笑。

在全部海賊的手都拉上之后,領頭的海賊扯了扯嗓子:“嗯哼,羅耀大人,都拉上了。”

看著模樣,和未出嫁的小娘們一樣。

羅耀看了看,輕點了點頭,說道:“都傳上來。”

天下哪有免費的午餐,沒錢看個屁的病。

海賊們一個個的一臉懵逼,隨后恍然大悟:“哦。”

“后面的,快把寶物和錢都傳上來。”

在一個海賊開竅之后,剩余的海賊也是醍醐灌頂一樣,紛紛的把寶物和錢都傳了上去。

片刻。

一個由帆布包裹的珠寶首飾呈現在了羅耀的面前。

羅耀瞥了一眼,語氣平靜的對著第一個人說道:“把手伸出來。”

只要他們手拉著手,那他們就是一個整體,每個人身上的病根都得意醫治。

排第一的那名海賊把手伸向羅耀,吞了吞口水,臉上充滿了期待。

羅耀把手伸出,放在了那名海賊的手腕處。

“阿嚏。”

一陣藍光猛然從羅耀手中傳出。

一瞬間。

所有人都被藍光覆蓋,大約數秒時間,藍光消散。

海賊們也是從那亮眼的光芒中緩緩睜開了雙眼。

紛紛看向自己的傷口,只見之前那肉眼可見的傷口奇跡般的愈合,斷手斷腳的居然又重新長了出來,原本病危的海賊現在脫胎換骨,活蹦亂跳。

“不敢相信。”

“天哪。”

“太好了。”

“上天,終于好了。”

“多謝羅耀大人。”

“......”

一個個的對著羅耀致謝,一把鼻涕一把淚。

望向羅耀的眼神中,無比激動。

本書由飛盧小說網提供。

自動訂閱最新章節
APP聽書(免費)
精品有聲·人氣聲優·離線暢聽
五一充值大贈送
活動以單次實際到賬的VIP點為準;以點券的形式贈送VIP點,充值額越高點券到期時間越長。如:充值:500元贈送7500VIP點、充值:1000元贈送15000VIP點
活動時間:4月30日到5月4日
立即充值
活動注冊飛盧會員贈200點券![立即注冊]
上一頁 下一頁 目錄
書架 加入書架 設置
章節加載中
亚鲁鲁水蜜桃私人影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