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龍:掄語滅匈奴,你管這叫儒家
004:無人懂朕!(求鮮花評價!)(舊版)

海賊1

軍事 |  架空 設置
瀑布瀑布
祖龍:掄語滅匈奴,你管這叫儒家:004:無人懂朕!(求鮮花評價!)圖文

待蒙毅消失在大殿門口之后。

整個恢弘的大殿再次安靜了下來,唯有始皇嬴政一人。

“啪!”

下一剎那那,嬴政手掌重重的拍在王座扶手上!那壓抑的憤怒再次爆發出來。

“朕的長子!”

“為何就無法理解分封的絕對弊端!”

“周天子的結局,難道看不見嗎?”

“這就是古人的教訓啊!”

“使用分封,我大秦還叫什么統一的大秦!”

憤怒中帶著沉重的嘆息,嬴政的手掌一次又一次的拍打在王座上。

“一旦分封,宗室權力便會迅速變大,隨著實力膨脹到一定地步,野心就會膨脹!”

“會對王室不忠,從而造成分裂局面,國家戰亂,民不聊生!!”

“朕跟他說過多少次了,他怎么就不理解!!”

“他怎么就不理解!!”

隨著激動話語傳出,嬴政的臉色與語氣也是越來越激動了起來。

“怎么就不理..”

“咳!!”

突然,嬴政身子猛地前傾,一口猩紅的鮮血猛地從嬴政的口中咳出,落在前方的桌上。

望著桌子上猩紅的鮮血,嬴政的眼眸也是變得暗淡了下來。

“呵...看來朕已經沒幾年可活了啊....”

話語雖灑脫,但那眸子中卻是有著無盡的眷戀。

一時間,從13歲初登繼位,21歲親政,到統一天下。

記憶中那道身影沒有任何停歇,每日忙于政事,統一貨幣、度量衡、文字、文化!

修建萬里長城,修建秦直道等馳道、南征百越,北抵匈奴!!

一幅幅畫面,在腦海中不斷浮現,一個龐大的帝國在他的嘔心瀝血下,手中緩緩成型。

可是,好景不長。

由于當年的仁慈,哪些余孽趁著自己重心放在邊境之上后,開始死灰復燃。

“呵...說朕是暴君...真是可笑...”

“朕要是暴君,當年就該把屠城,把你們滅了。”

“那群術士拿著朕諸多錢財,不僅一開始誆騙朕能煉制出長生丹!”

“現如今,不僅煉不出來,還氣急敗壞,背后詆毀辱罵朕!”

“難道這,朕都不能坑殺他們!?”

“就因為術士讀著儒法,效仿孔子言論是信儒家,朕就要放過他們!?”

“便要說朕暴君!?

難道稟著所謂的仁愛,這些術士朕不該殺!?始皇嬴政聲音低沉,憤怒,似乎在質問老天,質問著這荒唐的道理。

“儒家,儒家!!一群迂腐的仁慈!!”

“口口聲聲說朕重稅征收徭役,可這么多年來,朕的田賦稅比你們口中儒家孟子推崇的十稅一還要低!!”

“朕還不夠仁慈嗎!?”

“一群鼠目寸光的家伙,朕如果不征收工匠,沒有秦直道等馳道,沒有萬里長城,如何長期抵御外敵!”

“一心只想著自己的一畝三分地,想著分封,想著爭霸,沒有統一,未來如何能讓百姓安居樂業...”

嬴政眼光迷離,望著漆黑的夜,似乎只有一個人的時候,他才能傾斜內心的話語。

“無人懂朕!無人懂朕啊!!”

“扶蘇啊,汝真是太不爭氣了,太讓朕失望了,你讓朕如何把大秦交于你!!”

嬴政想起這么多年來扶蘇的所作所為,雙目充滿怒火。

腦海中不斷浮現出一個個人人影,最后到一個最會討他開心的兒子胡亥身影之上。

不過想到這里,始皇猛地搖了搖頭。

胡亥雖然乖巧,但是其肚子里更沒有一點點墨水,沒有什么本事。

而且,內心只想著貪圖享樂。

絕對不行,要是讓胡亥當皇帝的話,恐怕整個朝廷都交給群臣掌控了,然后自己享受去了。

“扶蘇這混蛋,能不能有點血性,氣死朕了!”

“天天給朕之之者乎,天天給朕仁愛,有什么用?”

“敵人難道跟你講道理嗎!?”嬴政怒罵,氣的身體發抖,如果不是萬不得已,他是真不想交給扶蘇。

“朕就沒有一個可用的后代嗎!?”

如果不到萬不得已,他是真不想交給扶蘇啊!

“軍事上:北有匈奴、南有百越,內有諸子百家六國余孽各方勢力暗流涌動!”

“經濟上:由于邊境戰事,糧食不足,竹簡信息傳播不易,法律人才稀少,律法不能準確傳遍天下,六國余孽煽動,人心浮動!”

“大秦還需要朕啊!!”

越說始皇嬴政的臉色越發的激動起來,在這一刻,猛地抬起頭,看向漆黑的夜空。

那雙漆黑威嚴的眸子中,帶著野心,閃爍著夢想,帶著不甘!

“朕,朕還不能倒下!!”

“大秦還有需要朕!!”

“還需要朕!!”

這一刻,那佝僂了的脊柱再一次猛地立了起來,那王者般的氣態瞬間出現在嬴政的身上。

“只要朕還在!!”

“大秦就亂不了!!”

望著桌子上猩紅的鮮血,嬴政的目光中有著冰冷的憤怒。

“來人!”

........

一段時間后。

在始皇嬴政隱秘的安排下,嬴政的身體狀況除了他的御醫,沒有人知曉。

隨著嬴政換上沒有血跡的黑色衣袍之后。

“陛下,夜深了,今日就早些休息吧..”御醫躬身在旁,看著嬴政還沒有就寢,想著剛才診斷的身體情況。

即使是他,也是忍不住勸道。

“不行!”

嬴政冰冷的目光看了過來,讓御醫立馬閉上了嘴巴。

“讓人把今日的奏折來上來!”

御醫聞言,深深的嘆了一口氣,然后便是領命下去。

今日由于扶蘇的事情,始皇嬴政還沒有批閱奏折。

很快,便是有著竹簡不斷的被送了上來。

竹簡非常之多,猶如小山堆一般,堆積在嬴政的身旁,有些放在桌子上。

天下之事,無大小皆決于上,上至以衡石量書,日夜有呈,不中呈不得休息。

一旦,便是120斤!

每天,始皇至少都要批閱120斤的奏折。

御醫望著眼前密密麻麻、堆集如小山堆般的竹簡,內心一陣心酸。

這就是被六國余孽污蔑的暴君。

自繼位一來,為統一六國晝夜不停的工作,即使統一六國之后,更是為了邊境的安定努力著。

沒有驕奢淫樂,沒有荒淫無度。

他知道,陛下心中有著一個真正的夢想,支撐著那病人膏肓的身體。

“好了,你下去吧!”

“朕的身體,朕心里有數!”

嬴政揮了揮手,遣退了御醫,從桌子上拿起一顆丹藥,咳入口中。

隨即,那穢濁的目光不由亮了亮,提了提神。

然后埋頭開始批閱起奏折起來。

皎潔的夜光灑下,咸陽城萬賴寂靜,被黑夜籠罩。

此時,在咸陽宮內,燈火搖曳,一道身影正伏案,批閱著厚厚的竹簡。

同時,有著低沉憤怒的聲音緩緩傳出;

“混賬,暫停修建秦直道!?”

“一旦,匈奴攻破長城,我京內師如何快速抵達長城支援!!”

“荒唐!”

“既然,罪在當代功在千秋,那就讓朕來承擔這漫天的罵名!”

“我大秦子弟能發生內亂,但絕不能被異族滅絕!!”

PS:新書啟航,喜歡的話,讀者大大們給點鮮花評價數據支持下啦,謝謝!

開啟懶人閱讀模式
APP聽書(免費)
精品有聲·人氣聲優·離線暢聽
活動注冊飛盧會員贈200點券![立即注冊]
上一頁 下一頁 目錄
書架 加入書架 設置
章節加載中
亚鲁鲁水蜜桃私人影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