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神:人生模擬器,開局坑哭熒妹
第四章:優菈:你說的那個朋友是不是你自己?(舊版)

大dio

科幻 |  虛擬 設置
瀑布瀑布
原神:人生模擬器,開局坑哭熒妹:第四章:優菈:你說的那個朋友是不是你自己?圖文

提瓦特大陸,蒙德城。

一座露天樣式的飯館中。

“啊哈哈哈哈哈,蜜醬胡蘿卜煎肉來咯——!”

一位身著黑白相間女仆樣式服裝的可愛女服務員手中端著一盤蜜醬胡蘿卜煎肉,一臉笑嘻嘻的模樣來到一張坐有兩位青春靚麗的美少女的餐桌旁,將自己手中的蜜醬胡蘿卜煎肉放在上面示意這兩位客人慢用。

“辛苦您了,莎拉小姐。”

“呵呵,小安柏可還真是客氣呢~。”

聞言,名為莎拉的可愛女服務員掩嘴而笑,神情愉悅的離開了此地。

臨走之前,她還不忘記朝著坐在安柏對面的那位身材高挑,有著一頭淡藍色短發的優雅美少女微微點頭,以示友好。

“唔......”

見狀,那位身材高挑,有著一頭淡藍色短發的優雅女子不由俏臉微紅,語氣略顯不自然道:“哼,真有膽量,竟敢向我這個罪人打招呼......”

“這個仇,我記下了!”

女子名為優菈·勞倫斯。

乃是蒙德舊貴族勢力中的代表性家族『勞倫斯』家族的后裔。

被蒙德民眾視為“罪人之血”的象征人物之一。

其的主要緣由便是來自于『勞倫斯』家族昔日里的所作所為。

無論是在過去還是現在,『勞倫斯』家族中除了優菈以外的每一個成員都渴望著再度得到權利,統治整個蒙德。

或許正是出于以上種種緣由,名為優菈·勞倫斯的少女才會『蒙德』這片區域中遭受到如此之多的非議吧......

“優菈還真是一如既往的不坦誠呢~。”

坐在優菈對面的安柏微微一笑,眼神之中充滿了溫柔與善意的光彩。

很顯然,安柏并不在意優菈說話的口吻以及她那“罪人后裔”的出身。

反而還十分愿意與優菈之間進行交往,成為一對十分不錯的朋友。

畢竟,對于優菈過去的遭遇安柏還是有所耳聞的。

起初,商店拒絕向優菈出售貨物,餐館對她的訂單也粗制濫造,執勤區域里的民眾都十分厭惡優菈并拒絕配合她的工作......

總之,在那段時間里,優菈的工作與生活都受到了極大程度上的麻煩。

那怕直到現在,這些麻煩也沒有改善太多。

反而還隨著時間的逝去而再度增添了不少全新的麻煩。

好在身處蒙德城中的一些人還是有良心的。

對于優菈的種種幫助以及不同于尋常『勞倫斯』家族成員的說話口吻以及待人態度還是看在眼中的。

因此,優菈最近的生活質量倒是比起以前稍微改善了許多。

其中,最為顯著的一個例子便是——在蒙德城的『獵鹿人餐館』中,身為老板娘的莎拉愿意為優菈這個自詡為“罪人后裔”的人提供與正常客人別無二致的用餐服務。

這一點對于優菈來說,算得上是這個世界上為數不多的溫柔了。

正因如此,每當莎拉想要向她表示善意的時候,她才會用類似于“記仇”之類的口吻來結束掉與莎拉之間的對話。

以防自己的存在本身會給對方帶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哼,竟敢當著我的面挖苦我,這個仇我也記下了。”

優菈雙手抱胸,一副“我很記仇”的模樣看得身處對面的安柏下意識的笑出聲來。

身為優菈在這個世界上為數不多的朋友,安柏又豈會不知道優菈口中所謂的“記仇”,不過只是她在掩飾自己“關心某人”的另類表達方式罷了。

哪怕是將自己對某人的想法(看法)稱之為“仇恨”,也依舊不會改變優菈那善良而又頑強的溫柔本質。

當然了!

在某些特殊情況下,優菈口中所謂的“記仇”也可以理解為她不想與某人之間有過多交集或者想要強行終止與某人之間的談話。

總之,對于優菈這個朋友,安柏可是很在意的。

每當自己有什么煩心事的時候都會向對方傾訴。

而對方在遇見一些奇聞異事的時候也會主動找自己訴說。

兩人之間的關系完全可以用“你知我大小,我知你深淺”來形容。

堪稱是整個『提瓦特大陸』上為數不多的『真摯友誼』也不足為過......

“那么,你今天叫我來獵鹿人餐館是有什么事想要向我傾訴嗎?”

對于自己這個好友(閨蜜)會在執勤時間段約自己吃飯,優菈還是感到很吃驚的。

誰不知道自家這個閨蜜在『工作』時間段的態度究竟有多么的認真?

然而卻在今天執勤的時候特意約(請)自己吃飯......

要說在這之中沒有什么貓膩,優菈是指定不信!

“額......”

聞言,安柏微微一愣,有些不太好意思的說道;“我有一個朋友......”

“你說的那個朋友是不是你自己?”

然而,安柏話還沒說完便得到了優菈一臉微妙的回復。

看得身為當事人的安柏可謂是一陣臉紅。

“嗚......”

安柏俏臉微紅,看向優菈的眼神之中夾雜著幾分尷尬。

人艱不拆啊,我的好姐妹......

......

自動訂閱最新章節
APP聽書(免費)
精品有聲·人氣聲優·離線暢聽
活動注冊飛盧會員贈200點券![立即注冊]
上一頁 下一頁 目錄
書架 加入書架 設置
章節加載中
亚鲁鲁水蜜桃私人影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