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洗白人生,女帝們反水了
第005章 拭目以待【求鮮花,評價票】(舊版)

神言惑眾

玄幻 |  東方 設置
瀑布瀑布

鏡外。

所有修士的目光,落在少年天帝懷中的那本古書,便沒有移開過。

“難道說,天帝就是依靠這本天書,才成為天帝的?”

這一刻,所有修士的目光,都有些熾熱。

蓋世功法,這絕對是此界之世的至寶。

更何況,這極有可能,是令顧長青,成為天帝之尊的功法!

.........

山中虎嘯豹鳴。

在這個萬族并起的世界,山林,對一個幾歲的孩童來說,絕對是極其兇險之地。

縱然是山下的成年人狩獵,也需結伴上山,何況是少年天帝。

不過,山間隱隱環繞獸鳴聲,此刻卻給了顧長青太多的安全感。

相比與山下。

剛才見證的那一幕,對他的沖擊太大了。

他依舊在往山的深處狂奔,淚水不知何時已經止住。

穿梭在荊棘茂密的叢林中,他的衣衫逐漸糜爛,坦露出來的皮膚上,道道血痕可怖。

不知奔跑了多久,他鉆進了一處山洞。

黑暗中,他懷抱嬰兒,警惕的望向四周,瑟瑟顫抖……

.......

“他應該很害怕吧,就算是一個成年人,貿然闖進這種山林,怕都不敢待太久。”

有人唏噓。

似乎短暫的忘卻了這個少年,正是殘暴無道的天帝,竟然露出同情。

“我倒是好奇,懷中的嬰兒如今跟他不過一面之緣,經歷了那般沖擊,他為何不放棄懷中的嬰兒,獨自下山求生。”

“明顯后者活下去的希望更大。”

“放棄嬰兒,這也更符合這位天帝的一貫作風,不是么?”

有人饒有趣味的開口。

眾人聽到這番話,將目光,望向了顧幼薇。

畢竟,顧幼薇可是這段往事的參與者。

只是,顧幼薇卻是面無表情的搖搖頭:“那時的我還是個嬰兒,如何會有記憶。”

“我記憶中,關于他的,很少,且大多數,都是在我踏入修士一途之后。”

自顧幼薇記事以來。

她便在一個上古宗門修行,直至師尊隕落時,告訴她,她還有一個哥哥。也是出山之后,她才見到了她這個所謂的哥哥。

只是沒想到,她當做世間唯一一個親人的人,到最后,卻滿懷殺心的算計她。

眾人沒得到顧幼薇的劇透,當即又將目光,放在了畫面之中。

恐懼似乎逐漸被少年天帝平息了。

他漸漸放松下來,露出藏在懷中的嬰兒。

眾人這才發現,盡管顧長青的手臂滿是血痕,可嬰兒身上,卻不見半分傷痕,甚至,連包裹的棉被,都不曾破損。

可見,是有意識的保護。

對于一個成年人而言,做到這些很容易。

但對于一個懵懂無知的五歲小兒而言,這便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

畢竟,他的肩膀還很瘦弱,連自己,都護不住。

“看來此刻的天帝,心性還是純良的。”有人說道。

顧幼薇的眼皮也微微顫抖了一下。

最起碼,顧長青此刻沒有要放棄她的打算。

“這應該是你對我少有的保護吧。”

她心底呢喃。

實際上,自她出山,跟顧長青相見之后,顧長青對她的關懷,更無微不至。

只是,當取她仙根的那一刻,曾經的一切美好,都顯得那般虛偽。

唯獨這次,是不含目的的保護。

顧幼薇的動容,很明銳的被葉塵察覺到了。

似乎生怕顧幼薇再對天帝抱有期望,葉塵當即道:“他終究是做了那滅絕人性的惡事。”

“人性本善,或許此刻的他未想過要拋棄你,但經歷一些事情之后呢?發現,連他自己都很難活下去呢?這位天帝,怕也正是這樣,一步一步,成為了一個惡貫滿盈,為了一己私欲不達目的之人。”

“我敢斷定,用不了多久,這位天帝的惡性,便會逐漸坦露。”

果然。

這番話一出口,顧幼薇眸光中的動容神態,一閃而逝,重新被冰冷所取代。

相比與她的信任遭到背叛。

這點關懷,的確太不值一提了。

對于葉塵的分析,眾人也是一致點頭。

沒有誰是天生的惡人,都是一步一步走出來的。

如今古鏡中浮現的少年,的確是個純良的,但到最后,他終究還是成了天地共叛的大魔!

在場眾人都是此界的至強者。

能走到這個地步,最是明白,情誼,這種東西是最可笑的。

天帝身邊曾經相信他的人,如今淪落到這個地步,便是最好的證明。

他們也相信,正如葉塵所說,經歷一些困難,天帝的兇性便會暴露。

只是,天帝的純良心性能保持多久呢?

他們倒是有些拭目以待。

........

古鏡中。

夜幕襲來,顧長青仍舊是那個姿勢。

懷中的嬰兒逐漸醒來,似乎是餓了,嬰兒嘹亮的啼哭,打破夜的寧靜。

洞外響起窸窣的聲音。

似有餓獸聞到了食物的味道,在洞外盤旋。

本書由飛盧小說網提供。

開啟懶人閱讀模式
APP聽書(免費)
精品有聲·人氣聲優·離線暢聽
活動注冊飛盧會員贈200點券![立即注冊]
上一頁 下一頁 目錄
書架 加入書架 設置
章節加載中
亚鲁鲁水蜜桃私人影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