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洗白人生,女帝們反水了
第004章 滅門慘案,天帝被嚇哭了【求鮮花,評價票】(舊版)

神言惑眾

玄幻 |  東方 設置
瀑布瀑布

“娘。”

顧長青似乎被眼前的一幕嚇到了。

他不斷的在那些尸體中翻找,直到,真的找到了那兩個熟悉的身影。

“爹……娘。”

顧長青望著倒在血泊中的雙親,淚眼模糊,倒在地上,泣不成聲。

......

“哈哈哈,原來高高在上的天帝,也會被嚇哭,也會有這么狼狽的一面啊。”

青銅鏡外,有修士毫不掩飾的大笑。

因為這實在是大快人心。

昔日的顧長青,給人的感覺太恐怖了。

一個眼神,一個神態,都透漏無盡威嚴,令人不敢冒犯。

以前群修有多么怕他,如今,看到他狼狽的樣子,便有多么竊喜。

不過,這樣的聲音,只是少數。

更多的人,都是抿著嘴角,一言不發……

他們自詡正道,除魔捍道,怎么可能看著一樁滅門慘案,笑的出來。

而且,顧長青如今不過四五歲罷了,一個懵懂的孩子,你還指望他多么堅強?

“這便是天帝后來變得殘暴的原因嗎?”

有人不自覺的呢喃。

父母被殺,村落被屠,難怪后來,這位天帝會變得殘暴不仁,血屠生靈!

“我承認天帝的童年的確悲慘,但這并非是他墮落的理由。”

“相反,若是換做我,我只會,懲處壞人,絕不會將童年的悲慘遭遇,轉嫁到無妄之人身上。”

葉塵很是道貌岸然的說道。

很快便迎來了其他人的附和。

“葉帝正乃大胸懷啊。”

“是啊,若人人如葉帝,這世界將會多么美好。”

.......

“話說回來,這些修士,如此肆無忌憚的打殺凡人,不怕天宮的懲處嗎!”

有修士開口道。

凡人跟修士畢竟是兩個概念,甚至二者不能放在同一個世界。

當今之世,天宮便有明確規定,修士,不得隨意打殺凡人。

若參與凡人之爭,無論是何等修為,天宮對此都是絕不容忍的。

眾人也具是點頭。

身為正道,自是看不慣這種,滅門的慘狀。

姜明皇此刻開口道:“實際上,修士不得打殺凡人的規定,也是自顧長青繼天帝之位后,立下的規則。”

“上古時期,萬族爭鋒。”

“天宮的權柄,還無法達到執掌三界的地步,充其量,不過是個上古大勢力罷了。那時的凡人,如同螻蟻,螻蟻的生死,誰會在乎?”

“直到顧長青繼位之后,威壓三界,立下這條規矩,這才讓凡人性命,得到了萬族重視。”

聽到這番話,眾人具是愣了一下。

誰也沒想到,這位殘暴無比的天帝,竟然還做過這種事。

.........

“長青,跑,快跑。”

顧長青聽到了父親的呢喃。

他跑過去拉父親,卻被父親一把推倒,用從未有過的語氣對顧長青咆哮:“跑,快跑!”

顧長青從未見過父親這種神情,他真的被嚇到了。

他頭也不回的往村落外跑去,他前方的道路,是那尸體堆積成的尸山。

“嗚……”

狂奔中的顧長青,似乎聽到了腳下的尸體中,傳來微弱的聲音。

他循著聲音望去。

那是一個女人,她的脖子上有一道血窟窿,可見脖子處的氣管。

女人還沒死絕,她張著嘴,卻發不出聲音,嘴巴在動,脖子處卻只能咕嘟嘟的冒血,她瞪大了眼睛盯著顧長青,那目光中,是無盡的哀求。

顧長青低頭望去,這才發現女子的懷中,有一個尚在襁褓中的嬰兒。

他抱起了那個嬰兒,這一刻的女人,眸中好似閃過一抹欣慰,她賣力的向顧長青點了點頭。

再之后,女人一動不動,生機斷絕。

顧長青臉色慘白,他看了眼死去的女人,看了眼一具具倒在血泊中的尸身。

這里宛如成為一片死地。

整個村子,仿佛,就只剩下了他跟懷中這個襁褓中的嬰兒,兩個生命。

他再一次開始狂奔,向村外,向那個破廟。

.......

“這個嬰兒,不會是幼微姑娘吧。”

看到這里的時候,青銅古鏡前的所有強者,都是一愣。

顧幼微的眼皮,更是猛的一顫。

誰都知道顧幼薇乃是天帝的親妹妹。

可貌似,看如今的情況,顧長青家里的人都死絕了,也沒有一個女嬰啊!

而且,畫面中忽然出現的這個嬰兒,也有些太巧了吧!

“難道說,天帝跟顧幼薇,并非是親兄妹?而是,天帝在逃亡路上,撿到的?”

這一刻,所有人的腦海中,都冒出了這個猜測。

.......

“也難怪說,天帝會對幼微姑娘那般狠辣,甚至要抽走幼微姑娘的仙根,看來他從一開始,就沒將幼微姑娘,當成親妹妹。”

“可縱然不是至親,他也同樣滅絕人性!”

“畢竟是一起長大的,他如何能下了手!”

葉塵很是恰到時機的開口,寬慰顧幼薇。

顧幼薇心性冷漠,他想走入顧幼薇的內心,這便是好機會。

只是,顧幼薇卻無暇理他。

此刻的顧幼薇,只感覺腦海中嗡嗡作響。

得知并非顧長青的親人后,心情無比復雜。

“難道,就因為我不是你的親妹妹,你就要對我下毒手嗎!”

......

破廟里的老道士,已經不知道去了那里。

顧長青躲在破廟中,坍塌的木梁后面,他的全身都在顫抖,村里的慘狀,令他感覺,天好似塌了。

不知過去了多久。

顧長青聽到了破廟中響起,腳步踩在稻草上的窸窣聲音。

他探出腦袋望去,是一道看不清的聲影,踉踉蹌蹌的往破廟中走來。

“轟隆。”

蒼穹忽然響起雷鳴,雷光將一切陰霾驅散。

那是一個極為可怕的人。

他臉上沾染泥污,頭發披肩,宛如瘋魔,身上披的,是血衣,不斷有血漬滴落,他的身后,有一條長長的血線。

宛如沐血修羅臨凡。

又或者,宛如人間羅剎!

顧長青再也不敢去看那張臉,他慌忙藏在了木梁后,甚至不敢去呼吸,他用手,悄悄捂住了懷中嬰兒的嘴巴。

“孩子,出來吧。”

顧長青聽到了夢魔一般的聲音,激起他心中,無邊恐懼。

那道身影踉踉蹌蹌跌坐在地上。

強忍著恐懼,顧長青緩緩朝那道身影走來。

直到走到這道身影面前,顧長青方才清楚,這是那個老道士。

“你……怎么了?”顧長青開口問他。

老道士不答,只是用一種很奇怪的神色看著他,那雙眸子中,似乎藏著無盡的憂郁。

足足許久后,老道士的目光中,似乎閃過了一抹決然。

他從懷中,取出一本古書,塞進顧長青懷里。

“這是一本功修行法,可讓你踏入修行,記住,不要讓人知道,你修行這本功法。”

“也要記住,這本功法,絕對不可以展露在別人眼前!”

顧長青從未見過一個人的神情,會這般的嚴肅。

他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老道士繼續說道:“貧道,要死了。”

“我這一生孤苦,膝下沒有半個傳人,如今即將離世,你能,給我磕個頭,喚我一聲師父嗎?”

顧長青并不能理解老道士的夙愿,他只是照做。

這個道士給他的印象不錯,很和藹,很慈和,看到對方也要死去,顧長青心生動容。

他給老道士磕了一個頭,喚了聲師父。

此刻的老道士虛弱到了極致,向著廟外揮了揮手,吐氣如絲:“去吧,永遠不要再回來。”

顧長青開始狂奔,往村落外,山里。

爹娘死了,老道士死了,一夜之間,所有人仿佛都死了。

村子的視線眼看便要消失,顧長青忍不住回頭望來。

昔日的村子變成了血獄,尸體橫陳,火光沖天……

“爹,娘。”

他耳邊恍惚響起父親的聲音,跑,快跑……

本書來自:www.izumiya-suwa.com。

自動訂閱最新章節
APP聽書(免費)
精品有聲·人氣聲優·離線暢聽
活動注冊飛盧會員贈200點券![立即注冊]
上一頁 下一頁 目錄
書架 加入書架 設置
章節加載中
亚鲁鲁水蜜桃私人影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