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戰:開局李云龍和我成了兄弟
第1章 穿越亮劍!抗戰系統開啟!(舊版)

滄浪之子

軍事 |  戰爭 設置
瀑布瀑布

“轟——”

山炮和迫擊炮的轟炸聲響徹天際,整個山谷都被硝煙所彌漫。

“這是哪兒?”

醒來后的夏逸飛,看著滿地的斷肢殘骸,使勁的拍了拍腦袋。

這時,腦海中突然出現了一串陌生的記憶。

自己現在是晉中大地蒼云嶺附近,牛頭山一名剛入伙的小土匪。

夏逸飛本性善良,嫉惡如仇。

父母又是死在鬼子刺刀下,所以特別痛恨鬼子。

聽說牛頭山大當家的專門殺鬼子。

為了給父母報仇,他索性上山做了土匪。

牛頭山的土匪,一直都在與小鬼子對抗。

這次收到縣城探子來報,說今天有一支鬼子部隊要路過牛頭山。

寨主得知了這個消息后,就布置了這次伏擊行動。

但沒想到,鬼子支援部隊作戰強悍,武器裝備精良,導致山上土匪全軍覆沒。

“現在是1940年,這不是亮劍時代?亮劍電視劇可是我的最愛,說不定還能遇到李云龍呢!”

夏逸飛笑了笑,沒想到自己能夠穿越來到這個時期。

“既來之則安之吧,想太多也沒用,還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想到這里,夏逸飛不由自言自語道。

就在這時,山谷的另一邊響起了一陣槍炮聲,隨后就是廝殺聲。

夏逸飛來不及考慮,爬上山坡,朝山下看去。

只見一支著裝不齊的隊伍正在和一支鬼子部隊進行白刃戰。

當夏逸瞪大雙眼,看到一名身穿部隊服裝,揮舞大刀一刀一個鬼子兵的戰士,不由脫口而出:

“是新一團一營營長李大彪,李云龍手下第一猛將。”

話音落下,腦海中突然出現了一道抗戰正能量詞:“勿忘國殤,吾輩當自強,國家存亡,匹夫有責!”。

系統并提示道:

“抗戰系統開啟,請您選擇。”

“選擇一,幫助鬼子軍,獲得漢奸稱號。”

“選擇二,幫助8路軍,獲得蘇式裝備特戰連部隊。”

夏逸飛聽到系統的提示后根本沒考慮,直接在腦海中認定選擇二。

老子可是愛國愛民的熱血青年,怎么可能去當漢奸!

“選擇完畢,系統正在安排中。”

幾分鐘后,夏逸飛聽到身后一陣跑步聲。

扭頭一看,一支全蘇式裝備部隊朝自己小跑過來,列隊站定。

隨即部隊中走出三名中尉軍官。

“報告:連長,一排,排長張通玄向您報道,全排36人,實到36人。”

“報告:連長,二排,排長楊成向您報道,全排36人,實到36人。”

“報告:連長,三排,排長江一夏向您報道,全排36人,實到36人。”

清一色迷彩服特戰衣,腳穿長靴。

手中全是清一色蘇式波波沙沖鋒槍。

每個班還有一挺輕機槍和重機槍,82毫米迫擊炮一門。

另外連里還有通訊小組,和電臺一部。

看著眼前的系統部隊,夏逸飛頓時豪情萬丈,底氣十足。

他看著面前的戰士,清清嗓子,大喊一聲:

“全連都有,檢查武器裝備,五分鐘后投入戰斗。”

他對系統部隊下達了第一道指令。

隨后夏逸飛接過勤務兵遞過來的望遠鏡,朝遠處交火的兩支部隊觀察起來。

只見李云龍部隊發起了幾次沖鋒,都被鬼子的重武器壓制下來。

根本無法突破鬼子防線。

而這道防線也是鬼子最后一道屏障。

從望遠鏡里面清楚的能看到,鬼子防線后面應該就是敵人指揮部。

當看到李云龍部隊沖上去的士兵一個個都倒下去時,夏逸飛當機立斷,大聲喊道:

“全連迫擊炮做好準備,目標69,齊炮三連數發,炮響過后,全連立刻發起沖鋒,幫助8路軍消滅所有鬼子兵,一個也不要放過。”

“是。”

12門迫擊炮,瞄準69方位,隨著夏逸飛一聲指令。

“放。”

12枚迫擊炮彈帶著破空呼嘯聲,飛向鬼子指揮部方向。

頓時,鬼子指揮部完全被炮火所覆蓋,整個地帶都被火光包圍。

沖鋒幾次未果的李云龍部隊,看著鬼子防線被炸后的熊熊火光,和一時亂了陣腳的鬼子兵,驚訝一陣后,立刻發起了猛烈沖鋒。

不遠處,新一團指揮長官李云龍,也被眼前的一幕,搞得摸不清頭腦。

他對身邊的勤務兵小柱子說道:“去看看怎么回事?”

就在小柱子準備去查探時,新一團二營營長張大彪跑了過來,大喊道:

“團長,是友軍炮轟了鬼子指揮所,具體那個部隊的還不清楚,不過我用望遠鏡查看了發炮位置,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我的乖乖全部清一色蘇式裝備。”

李云龍聞言,兩眼一瞪吃驚道:

“他娘的!也沒有見過哪個友軍配有蘇式裝備的部隊呀,天助我也!”

就在李云龍低頭琢磨是哪支部隊的時候,夏逸飛已經下達了沖鋒命令。

“都給我沖。”

隨著夏逸飛的一聲令下,全連所有人員,立刻沖下山,朝鬼子殺去。

本書來自:www.izumiya-suwa.com。

開啟懶人閱讀模式
APP聽書(免費)
精品有聲·人氣聲優·離線暢聽
活動注冊飛盧會員贈200點券![立即注冊]
上一頁 下一頁 目錄
書架 加入書架 設置
章節加載中
亚鲁鲁水蜜桃私人影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