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我完美神豪,女主哭求拿捏
第3章:用女人的魔法打敗女人【跪求鮮花打賞評!】(舊版)

荒野流風

同人 |  影視 設置
瀑布瀑布

“嗯,我是新來的助教,叫蘇寒,你也可以叫我蘇老師。”

蘇寒抬起頭,看了看蔣南孫,笑著回了一句。

女人啊。

不管是漂亮的,還是不漂亮的。

都忍受不了男人的冷淡態度。

這不,魚兒成功上鉤了嘛。

“剛剛聽你說,你是董教授手底下的研究生?我也打算考他的研究生誒。”

蔣南孫微微一笑。

她笑起來是真的好看,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嘴角兩側的漂亮梨渦,非常的誘人。

讓人想要忍不住湊上去吧唧的吸上一口。

“那你加油。”

蘇寒笑道。

“以后能跟你請教請教嗎?”

蔣南孫看著他。

“不必了吧?”

蘇寒擺擺手。

“請教下都不行?”

蔣南孫眉頭微微皺了起來,她覺得面前這個男生也太冷漠了,名字真沒取錯,讓人好寒心。

你是助教。

請教下你問題怎么了?

就算你是正式老師,請教你問題,你也不能拒絕啊。

傳道授業解惑。

這不是當教師的職責嗎。

“其他學生沒問題啊,但是你不行。”

蘇寒淡淡道。

“為什么?”

蔣南孫迷茫了,眼神定定的望著蘇寒,問道:“你這是在故意針對我嗎?我們之前都不認識,沒發生過矛盾吧?”

“矛盾?”

蘇寒睨了她一眼,“這個倒是沒有。”

“那你為什么故意針對我?”

蔣南孫無語問道。

“沒有為什么。”

蘇寒搖搖頭。

“我不信。”

蔣南孫直接魯玉,她說道:“這里面肯定有原因的,難道你對長得漂亮的女生有敵意不成?”

她覺得蘇寒可能心里有點扭曲。

或者是受到過感情傷害。

而且以前的女朋友長得肯定還很漂亮。

愛屋及烏,恨屋及烏下,連帶著對其他長得好看的女生也變得仇恨了起來。

這種心里扭曲的人,社會上大把的存在。

不排除眼前的蘇寒也是。

“你漂亮嗎?”蘇寒看著她。

“我不漂亮嗎?”蔣南孫反問。

“漂亮。”

蘇寒點頭,實話實說的道:“這魔都大學,我還沒見過幾個有你漂亮的女生。”

“哼哼。”

蔣南孫哼哼一聲。

哪有女生不喜歡聽人夸她們漂亮呢,她也不例外,這話她愛聽。

同時,她也篤定了自己的想法。

這蘇寒,果然是心里有些扭曲,對漂亮女生有敵意。

“算了,就當我沒說過,以后我不會請教你問題的,放心。”她說道。

“你不會認為我心里扭曲吧?”

蘇寒仿佛看穿了她的心思似的,樂呵呵的道:“比如認為我對漂亮女生有敵意啥的?”

“難道你不是嗎?”

蔣南孫心里一驚,不由得脫口而出的問道。

“當然不是。”

蘇寒臉色沉了沉,說道:“我只是不喜歡跟品行不好的人打交道而已,不管是男生還是女生。”

這話別說是大學生了,就是沒讀過書的人都知道有多不中聽啊。

“你說我品行不好?”

蔣南孫心態炸裂了,情緒直接上頭,美眸瞪著蘇寒。

“難道不是嗎?”

蘇寒反問一句,跟著語氣平淡的說道:“你明知道章安仁有一個談了很多年的女朋友,還想著跟他談對象,這不是品行不好是什么?”

這話一說出來。

蘇寒仿佛看到江南蘇漂亮的臉蛋上浮現出大大的‘冤枉’兩個字。

蔣南孫一開始知道章安仁在欺騙她感情嗎?

不知道。

是過了許久之后。

當袁媛出現,當她們蔣家出現狀況后。

她才慢慢發覺的。

那時,她已遍體鱗傷,跟個受傷的小麻雀似的,在破爛的屋檐下獨自舔著傷口。

全然沒有現在的天真爛漫。

蘇寒當然是故意這么說的。

他總不能在兩人剛認識的時候,就挑撥離間,說章安仁人品不好,精于算計,自私自利什么的吧?

那跟在背后嚼舌根有什么區別?

沒有誰會喜歡以及相信一個在背后嚼舌根的人說的話。

也不能直接說章安仁有女朋友。

因為在同一個辦公室,這么說的話,還容易引起蔣南孫的懷疑,覺得蘇寒是因為工作上的問題和章安仁有過節,所以故意挑撥他們倆。

現在這個階段。

正是蔣南孫和章安仁兩人感情恰好處于朦朧的階段,如果他不出現的話,要不了多久,兩人就會捅破窗戶紙,正式在一起了。

因此,不能說章安仁的壞話。

要說,就把矛頭直接對準蔣南孫。

借說她‘人品不好’既告訴了她章安仁欺騙她感情這件事兒,又把他自己置之度外了。

可謂一舉兩得。

女人不是都喜歡對男人胡攪蠻纏嗎?

不是都喜歡不講理嗎?

那就用女人的魔法來對付女人。

今兒蘇寒也把這一招對付在了蔣南孫的身上。

就看你中招還是不中招。

顯然。

蔣南孫中招了。

“我不知道章安仁有女朋友啊。”

她表情呆了呆,心里受了很大的打擊,自言自語道。

“你不知道?這事兒在建筑系不是很多人都知道嗎?”

蘇寒故作疑惑的看了看蔣南孫,“我還以為你知道呢,原來你不知道這事兒啊,那倒是我冤枉你了。”

“你當然在冤枉我。”

蔣南孫脫口而出,女生的小性子一下展露了出來,她說道:“我和章安仁只是普通朋友關系而已,根本沒談朋友。”

她知道章安仁想追求她。

她也對章安仁頗有好感,覺得章安仁這個人非常的上進,有責任心,還很老實。

但也沒想著現在就跟章安仁談朋友。

婚姻大事,不能兒戲。

在這件事兒上,她比較傳統。

決定好好的考驗考驗章安仁后再答應他的追求,可現在……

章安仁居然有一個談了很多年的女朋友???

而且系里很多人都知道這事兒???

這不是在欺騙她的感情嗎!

她心態一下就蹦了。

“哦哦。”

蘇陽隨口回了句,顯得十分隨意,說道:“那以后你可以像我請教問題了。”

“切,不稀罕。”

蔣南孫撇撇小嘴,重新坐了回去,眼神呆呆地看著辦公桌上的圖紙和報表,思緒飄得很遠。

突然聽到這個消息,讓她心里很炸裂。

她不愿去相信。

但又不敢去不相信。

她決定了,回頭得好好的打聽打聽,至于章安仁,暫時還是繼續保持著距離吧。

得把事情弄清楚。

如果真欺騙了她,那……

蘇寒還是沒去搭理她,就如此,辦公室里,氣氛再次變得安靜了下來。

在蔣南孫胡思亂想的時候,蘇寒心情倒是顯得十分愉快。

ps:《流金歲月》的同人小說,也不知道有沒有人看,如果鮮花和評價票等數據好,小弟爆肝碼字!

本書來自:www.izumiya-suwa.com。

開啟懶人閱讀模式
APP聽書(免費)
精品有聲·人氣聲優·離線暢聽
活動注冊飛盧會員贈200點券![立即注冊]
上一頁 下一頁 目錄
書架 加入書架 設置
章節加載中
亚鲁鲁水蜜桃私人影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