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探:剛剛回歸,被就地逮捕
第3章 自我介紹一下吧(舊版)

南柯飛

恐怖 |  推理 設置
瀑布瀑布

臥槽!

這娘們誰啊?

新來的?

抓老子干嗎?!

一萬個問號,在李澤腦海里飄過。

自己剛剛臥|底歸來,還沒來得及喝慶功酒呢,就被自己手下按在了地上?

這要是傳出去,還不被那些朋友在酒桌上笑死。

“你……”

李澤剛要說話。

“別動!”

咔嚓!

一對手銬,拷在了他的手腕上。

“我……”

李澤無語。

“起來!”

對于殺人犯,付曉君毫不客氣,粗暴的將他拉了起來。

“林浩!你涉嫌謀殺,我代表東城刑警隊,現在對你進行拘捕!”

“你可以保持沉默,但從現在開始,你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會成為法庭上的呈堂證供!”

聽著耳邊響起的教科書般聲音,李澤更加無奈。

很明顯,這是一個畢業沒幾年的警校生。

和很多曾經新來的下屬一樣,刻板且嫉惡如仇。

就是經驗少了點。

看樣子,職位貌似還不低。

自己不在的這三年,隊里的人員倒是有了不少變動。

“林浩……”

“涉嫌謀殺?”

下一刻,李澤的眉頭略微皺起。

同名?

住處也一樣,應該不會那么巧。

但以他對林浩的了解,后者應該不會做出這種事情才對。

那就奇怪了。

難道……

想到一種可能性,李澤的雙瞳,微微一瞇。

這個動作落在白興宇眼里,讓他一怔。

有點眼熟啊。

但他沒有多想,神色冷峻下來。

本案的重大嫌疑人,居然堂而皇之的出現在小區門口,這簡直是對警方的巨大挑釁。

“帶走!”

付曉君揮手,準備將李澤帶回局里。

“等一下。”

李澤平靜下來,神情有些嚴肅。

他看了一眼林浩所居住的樓房,陷入沉吟。

看樣子,是華陽小區發生了命案。

而且大概率,是林浩所居住的房子。

對方看到自己后立即就地抓捕,想來是監控下所穿的衣服,和自己一般無二。

林浩本就是自己的徒弟,穿著和自己一樣或者相似,他并不奇怪。

小區大門已被封閉,全面盤查,也就說,林浩還未離開,就在小區里。

他,只是巧合出現而已,被錯認成了林浩。

幾秒鐘的時間,李澤推斷出了一切。

并且,和事實一般無二。

這就是李澤強大的思維力。

多年以來,不知有多少罪犯在他的面前驚愕不已,戰戰兢兢。

付曉君轉頭,冷聲道:“你還有什么要說的嗎?”

李澤看了付曉君一眼,輕笑道:“美女警官怎么稱呼?”

付曉君皺眉:“你的話太多了!”

面對這種態度,李澤不以為意,緩聲道:“提醒一下,我只是嫌疑人,不是罪犯。”

“退一步講,就算是罪犯,也有說話的權利吧?”

“在多數情況下,嫌疑人肯說話,比緘默不語要好得多。”

“難道東城市局刑警隊,以前都是這樣辦案的?”

這番話,讓付曉君微愣。

周圍的警員,亦是面面相覷,看向李澤的目光中,帶有異色。

被就地抓捕,還能冷靜說出如此擲地有聲的話,足以看出此人的不簡單。

白興宇更加狐疑,仔細打量李澤。

他不但覺得此人眼熟,而且說話的方式態度,也讓他感到似曾相識。

“付隊!”

“付隊!”

此時,不少正在尋捕的警員得到消息,迅速趕了過來。

付曉君沒有理會眾人,而是緊緊盯著眼前的青年。

片刻后,她開口道:“東城市局刑警隊副隊長,付曉君。”

“副隊長?”

李澤訝異,忍不住重新開始打量付曉君。

容貌美麗,身材無瑕,很是養眼。

沒想到三年未歸,隊里居然多了一個警|花。

老劉那家伙,總算是做了一件正事。

李澤審視的目光,讓付曉君眉頭皺起。

這感覺,就好像是長輩在看晚輩。

也好像,是上司在看下屬。

這讓付曉君很不舒服。

你一個殺人嫌犯,有何底氣如此張狂?

“看夠了嗎?”

付曉君冷聲開口。

李澤收回視線,點頭道:“看夠了。”

付曉君:“還有什么要說的?”

李澤點頭,認真道:“還有兩句話。”

付曉君目不斜視:“說!”

李澤指了指身后的東門,道:“既然我已離開小區,為何還要回來。”

這個問題,問住了付曉君。

非常簡單,且顯而易見的疑點。

換做平時,付曉君定然不會忽略。

但是在著急之下,又在聽到嫌犯特征后,立即看到了李澤,這才讓她思維停滯,果斷抓捕。

現在想想,太過蹊蹺。

人都跑了,又怎么可能再回來。

周圍,警員們也是面面相覷,有點想不明白。

李澤露出笑容,道:“第二句話,我不是林浩。”

“不是林浩?”付曉君盯著李澤,冷哼道:“一樣的衣服,一樣的身高,不是林浩你是誰?”

李澤輕咳,緩聲道:“自我介紹一下吧。”

“李澤,警號******。”

“東城市局,刑警隊隊長。”

……

本書由飛盧小說網提供。

自動訂閱最新章節
APP聽書(免費)
精品有聲·人氣聲優·離線暢聽
活動注冊飛盧會員贈200點券![立即注冊]
上一頁 下一頁 目錄
書架 加入書架 設置
章節加載中
亚鲁鲁水蜜桃私人影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