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兩界穿越后,我要做皇帝
第5章 人生的改變(求收藏)(舊版)

僵尸1號

武俠 |  武俠 設置
瀑布瀑布

第5章人生的改變(求收藏)

張一航成長環境不好,父母早早就離婚。

然后又各自組建了家庭,再之后新家庭又有了自己的孩子。

他就像個多余的人一樣,兩邊都不疼,兩邊都不想帶個拖油瓶。

所以整個成長期他都是處于一種散養無人管教的狀態。

十七歲讀完高中后,他就跟著同村的一個包工頭去工地搬磚了。

這一搬就是五年。

這五年時間里面在農村蓋過自建房,在城市里面也蓋過高樓大廈,在野外做過市建工程,反正是哪里有活就跟著包工頭去哪里。

在工地干了五年的活,終于是讓他存下了二十來萬的存款。

然后用這二十來萬在縣里面買下來一套七十多平米的房子。

然后自己找材料簡單裝修了一下之后,就住在了里面,現在也算是縣城里面的人了。

縣城有了房子后,張一航沒在工地上搬磚,改成在縣城的房產中介賣房子。

沒辦法,他這樣的只能找這種門檻低的中介公司去上班。

但能力有限,在中介公司上了三個月的班,結果一套房子都沒有賣出去。

這份工作估計也是干不了多久。

張一航也想好了,等中介公司三個月期限的保底工資期過了,他就準備辭職不干。

然后找個快遞公司去做快遞小哥。

實在不行,還可以再跟著包工頭去工地干幾年。

等把這房貸還清了后,娶個農村本地的老婆,然后就這么平平安安的過了這一生。

沒有什么太大的理想,平平安安的過了這一輩子就可以了。

這就是現在張一航的情況。

二十二歲的年紀,工地上干了四年的苦力。

無人疼,無人愛,沒女朋友。

唯一的成就就是在二十二歲的時候,通過自己的勞動在縣城買下了一套七十多平米的房子。

雖然還有些房貸,但問題不大。

……

張一航計劃好的人生在十五天前因為一次意外而發生了改變。

十五天前,張一航在山上游玩的時候,無意中掉進了一個山洞里面。

山洞里面別的沒有,但有一顆樹,這顆樹很是奇怪。

居然長在一塊晶瑩剔透的大石頭上。

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石頭,也從來沒有見過這種長在石頭上的樹。

尤其是石頭上的這樹上還結了一顆七彩的果實。

這七彩果實很是詭異,但給人又是很誘惑心理。

當他看見這顆果實的時候,鬼使神差的,他居然把這顆果實給吃了。

然后陷入了昏迷之中。

張一航醒來時,已經是在醫院里面躺了三天了。

可從醫院出來之后,他身上卻是發生了一系列超出了他認知的變化。

第一個變化:身體里面居然有個空間。

這空間可以存取東西,就像小說里面的空間戒指一樣。

最詭異的是,空間里面居然有一塊晶瑩剔透的石頭,石頭上面長著一棵樹。

這顆樹和這石頭,和自己在山洞里面見到的樹和石頭是一模一樣。

就像是移植過來的一般。

張一航懷疑自己因為吃了那顆七彩果實緣故。

這才會讓這顆樹和石頭進入了自己的身體里面。

第二個變化:自己居然能穿越,是的,就是穿越。

而且還不是那種一錘子買賣的靈魂穿越。

而是兩個時空點,可以無限期的來回穿越。

只要自己到過的地方,只要心中所想,自己就可以穿越到那個地方。

就如網絡小說里面的兩界穿越和瞬移技能一樣。

穿越的時空點就是宋朝。

現在也已經確定,這個宋朝有李莫愁,有枯木老和尚,有陸家莊,有陸展元,不出意外,以后還會有小龍女,有楊過,有郭靖,有黃蓉這樣角色出場。

這個宋朝稀奇古怪。

有人在天上飛來飛去,有人能用武功發出五顏六色的招式。

而且殺人沒人管,心情好可以殺人,心情不好也可以殺人。

完全是一個沒有秩序的世界。

你看人家李莫愁。

口中含情脈脈的念著問世間情為何物的口頭禪,可手上動不動就殺三十幾個人,一點心理負擔都沒有。

這個宋朝進出城市也不需要什么身份證明文書之類的東西。

自己進去城市就沒有被人攔下來盤問過,反正就是一個無法律,無紀律,無組織,無道德,誰拳頭大誰就是天王老子的古怪世界。

這樣的世界雖然很危險,但機遇多多。

自己隨便搞個工藝品去賣,就能掙到四五十萬人民幣的差價。

自己隨便找個地方上個大號,就能得到一本六脈神劍的武功秘籍。

這尼瑪的,這個世界太瘋狂了。

還有,這個世界會有很多很多很多的美女。

還有一個男人們羨慕的職業,龍騎士。

以后有機會了,自己可以去應聘一下這個龍騎士職業。

有機會的話,也還可以和這些美女們好好的交流交流。

……

(求收藏,求花,求評價票)

本書由飛盧小說網提供。

自動訂閱最新章節
APP聽書(免費)
精品有聲·人氣聲優·離線暢聽
五一充值大贈送
活動以單次實際到賬的VIP點為準;以點券的形式贈送VIP點,充值額越高點券到期時間越長。如:充值:500元贈送7500VIP點、充值:1000元贈送15000VIP點
活動時間:4月30日到5月4日
立即充值
活動注冊飛盧會員贈200點券![立即注冊]
上一頁 下一頁 目錄
書架 加入書架 設置
章節加載中
亚鲁鲁水蜜桃私人影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